首頁首頁 > 歷史軍事 > 兩宋元明 > 明末之穢土轉生
明末之穢土轉生

明末之穢土轉生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780.60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7-09-15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金戈鐵牛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文臣武將,原地復活,能力依舊,有生無死,揮戈一擊,一統全球
      康寧問賈誼:“吾國何以強盛?”
      賈誼答:“有孫武、王詡、韓信、諸葛亮為之謀;晏嬰、蘇秦、張騫、王玄策通其意;項羽、李靖、徐達、陳慶之制其兵;氾勝之、賈思勰、王禎、徐光啟興其農;蔡倫、畢昇、蔡司、勃朗寧利其工;猗頓、子貢、王直、李嘉圖繁榮其商貿;孔丘、韓愈、蘇格拉底、夸美紐斯昌盛其文教。吾國何以不強盛?”
      康寧搖搖頭:“吾國之所以昌盛,己方之力固不可少,然而對手之強大,才是我們有今天成就的根本原因。要知道,他們都是能力超強的……”
      路過天津的時候,康寧還準備去房山、淶水去看看在那里種稻子的徐光啟,不過一打聽才知道,他竟然應了石子明的邀請,去了濟南府。

      于是一行人直接南下,直奔濟南府而去。

      然而他們又撲了空,石子明帶著徐光啟等人,下去巡查旱災情況去了,目前已經走到了哪個地方,留守人員也不清楚。

      無奈的康寧只好給石子明和徐光啟各留了一封信,至于他們看不看,可就說不準了。

      此后,他們直奔向東,不久就抵達青州府。

      當柴寅賓、談以訓、王之鑰等人的身影出現在康寧視野之中的時候,時間已經是六月了。

      夏收的結果已經基本出來了,想也知道不會太好。然而這個數據必須盡快上報上去,朝廷里的大臣才好以此為依據,說服皇帝開倉賑濟。

      作為守土有責的一方父母官,柴寅賓的臉色越發的難看起來。最近唯一讓他開心的事情就是,斛律光的團練已經有了一定的戰斗力。

      康寧拍拍他的肩膀說道:“放心吧,很快就會有辦法的!

      柴寅賓也沒有知府大人的架子,任憑康寧拍打著自己的肩膀,只是臉上的憂愁卻沒有因為康寧的話而減少半分。

      “安世賢弟啊,我知道你是個熱心腸?扇缃襁@個形勢,有錢也買不到糧食。我實在想不出,你能有什么好辦法!

      康寧只時露出神秘的微笑,卻不吭聲。

      熟悉的青州土地重新印上了他的腳印,很快,這里的風云就會被他攪動。如今正步入城中的他,真像仰天長嘯一聲:“我胡漢三又回來了!”(未完待續。)


      第八十七章編劇康寧,導演諸葛亮

      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

      前生,康寧為謀生計,甚至當過群眾演員和武打替身。如今,有了前任的物質積累,他至少不會忍饑挨餓,即便是在這災荒之年也是如此。

      不過他的目標可不光是讓自己一個人吃飽飯。

      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不知不覺之間,他也在履行著上古傳下來的為人原則。

      眼下他需要做的事情,無非只有兩樣。一個是弄錢,另一是弄到更多的錢。

      弄錢是為了搞定二十萬兩白銀的原始投資,弄更多的錢是為了購買糧食,發展他的黑蓮教。

      之所以搞定原始投資是如此的重要,是因為這能夠保證他和皇家之間的聯系。如果要真機山東災民的話,萬歷皇帝出手,才是最為名正言順,而且立竿見影起效的。

      康寧回到青州府之后,就沒日沒夜的和諸葛亮商量這些事情。

      很快,他們的第一個方案就出來了。

      按照計劃,第二天,康寧就來到了柴寅賓的府邸。

      “柴大官人!笨祵帒蛑o的學著水滸傳里的口吻,試圖讓愁眉不展的柴寅賓笑一笑,然而后者只是請他坐下喝茶,臉上的神情卻是一點都沒有變化。

      康寧也是無奈,只好直接闡明自己的來意。

      “小弟有辦法弄到錢去購買糧食!

      柴寅賓在城門口迎接康寧的時候,就聽到過這句話,所以現在他并不吃驚,只是淡淡的等待康寧說出他自己的想法來。

      他是不太相信,如此年輕的少年,能夠有什么辦法幫他解決眼前的困境。

      “我聽聞,徐鴻儒正在兗州府一帶開設錢莊。已經獲取了巨額金銀!

      柴寅賓眼前一亮,似乎康寧為她點亮了一盞明燈一般。

      “說的對呀。這徐鴻儒也是白蓮教一支,早就應該予以清繳。正好可以稟報老師,把這些金銀全部充公。到時候。我們就有充足的……”

      “來不及!笨祵帥]等他把話說完,就打斷了他,“徐鴻儒勢力龐大。如果貿然進行清剿。必然會引起抵抗。到時候本就災害連連的齊魯大地,又要加上人禍了!

      柴寅賓想想也是。兵災,很多時候比天災更可怕。

      “那賢弟的注意是從哪里來的?”

      “兄長可還記得我曾經說過的,王森派來監視我的那幾個人!

      柴寅賓回憶了片刻,才答道:“記得,名為輔助。實為監督。怎么?你已經準備好除掉他們了嗎?”

      “非也。我準備勞動兄長大駕說服他們改邪歸正。讓他們為我所用。到徐鴻儒那里騙取銀兩!

      柴寅賓吃驚地張站了起來。

      他深知這些旁門左道最能迷惑人的心智。這幾個人能被派來監視康寧,起碼都是王森信得過的人。既然能夠被王森信得過,那就說明他們已經在歧途上走了很遠。這種人中毒已深,說服起來可不容易。

      再者說了,徐鴻儒何等人物,就連老師都曾經表露過對付他的麻煩之處。豈是那么容易上當受騙的。

下載地址

河南快赢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