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科幻時空 > 時空穿梭 > 幻想世界大穿越
幻想世界大穿越

幻想世界大穿越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3.67 M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9-10-10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辰一十一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當幻想成為現實,天朝少年能否踏上成神之路?
      擁有穿越異能的陳昂,穿越在幻想世界里。
      在《永無止境》的世界里,獲得超人的智慧,
      在《超體》的世界里,窺視成神的奧秘,
      從《笑傲江湖》開始,修行內功,進化自己,
      由《狂蟒之災》中,拿到長生的鑰匙,
      超人血清,絕境藥劑,X因子,蜘蛛基因,蜥蜴藥劑
      嗑藥成神的道路漫長而崎嶇,
      窺視上帝的禁區危險而艱難,
      我一路不悔!
      “實在殊為恐怖!”
      “其曾有言,圣人無常心,以百姓心為心;波旬亦無常心,以百姓心為心。如今開辟天魔極樂之界,順從欲界眾生之心,背負無窮罪果,化一界為祥和,使無善惡,無果報,無出離心,言:‘諸般色相,皆歸與我’其中惡孽,無可量計!”
      大方真人皺眉道:“此人行蹤詭秘,先前我們未有十足把握,兼之天機蒙昧,才并未出手除魔,如今他入大雪山后,了無音訊,不知化作什么模樣去蠱惑人心,我們難道就這樣等著不成?”
      陳昂聽了半天才解釋道:“冥河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然有十足的把握,此人應劫而生,乘著劫數而起,我們這次出手為他設立一劫,若是勝了也就罷了。若是讓他僥幸逃脫,神通法力便有不可估量的提升。要知道,天魔修行,便是與眾生設立劫數。”
      “劫數越重,天魔精進就越快!”
      “所以諸位其實并沒有多少機會,只此一次,多則不祥。”


    第一百六十四章 性急如火乙駝子,默然無情陳真人
      陳昂此言所說,實則十分中肯,在座諸位高人本想點頭應和,豈料大方真人神陀乙休卻打斷陳昂的話,嗤笑道:“聽道友所言,似乎對這冥河老魔頗有幾分了解,先前道友在南海與易家兄妹兩個相見之時,卻未有這般明了。致使易晟之時,可未見你這幅面孔!”
      乙休這惡氣好沒來由,使得滿座皆驚,妙一真人試圖開口阻止,卻被乙休攔下,道:“駝子我是個直脾氣,心里藏不住什么話。今日見到這位陳道友,也做不出什么好生氣的表面功夫,易周道友是個君子,縱有話,也難言……妙一真人,你知道為什么談及除魔之事,有喪子之痛的易真人不肯來嗎?”
      乙休站起身來,看著陳昂厲聲道:“這位陳道友雖有除魔之志,但那冥河一場血洗之時,卻也不見他半點動作,易家兄妹一條性命且被他斷送,這等人物來參加我們這次除魔之會,我駝子是沒有什么好聲氣的,只想指著他問問,為何有這等見死不救之舉?”
      “此等無有擔當之輩,駝子羞與他同座!”
      “大方真人!”白眉神僧打斷他道:“大方真人言重了,生死有命,陳道友且不是有意……”
      被這堂上許多人矚目,陳昂猶自淡然已對,他笑道:“大方真人說的不錯,我確實曾坐視易晟厄難。但取死之人自有取死之道,我又不是易周道友,何必代他管教兒女?天行有常,死生皆有大道,劫數流轉,修道人亦有命數,易晟命當如此,不過失了心性的旁門小輩,縱然死了,又有何可說。”
      “陳某不才,修道尋真,求得是大道,修得是長生,并非什么小輩的護道人,救苦救難的菩薩,陳某一生修行不是為了救人!莫說是他易家死了一個,就是通家厄難,又與我何干?”
      “只是力不能及,半途求道身隕罷了!”
      “大方真人與這易家有舊,欣賞這兩位小輩,便時時相護,這等愛屋及烏之情,也能理解。但是……這與陳某何干?若有著心情,何不拯救大明,濟黎明于世?”
      陳昂忽然看著在座的諸位神僧,朗聲問道:“諸位大德圣僧,乃是大慈大悲之輩,如今天下黎民如烹如蒸,四方之境,白骨露野,中原大地,民不聊生,如今這滿朝上下盡是吃人之禽獸,四方蠻荒之地,更有慘無人道之狀。”
      “南有彝人以人為奴,率獸食人,西有川邊藏區以人血祭,北有流民千里,東有建奴屠城,中原大地黎民百姓日日夜夜,有無名冤魂繚繞,冥河老魔喪盡天良,創天魔極樂之教,教人向死!何以成天下大患?可是四方百姓棄生尋死乎?”
      陳昂從白眉、尊勝等人臉上一一掃視而過,問道:“何以讓黎民視死如歸?何以讓天下百姓樂于天魔極樂?諸位神僧?佛法可救得了大明,救得了蒼生?如今天魔極樂教倒行逆施,眾生視佛國世界為地獄,向往魔國極樂為往生。”
      “諸位盡是入世救人之輩,何以只讓人向善拜佛,受苦受難?你我都知,如今天魔極樂教猖獗,非是冥河蠱惑人心,而是眾生皆苦,無處解脫,佛法救不了眾生,就休怪眾生向魔。”
      “便是因為諸位高僧大德,無力解救這世間,不敢與魔辯法證道,只好除魔衛道,鏟除冥河這個根源,畢竟若是人間處處佛國,平安喜樂,諸位也無法做到。陳某說的可對?諸位不敢與人間糾纏,不敢入世救世,不過是蒙起眼睛裝作看不見而已。”
      乙休冷笑道:“修道人有修道人的法理,上有天條約束,下有因果糾纏,人世間自有人道,豈由我們這些方外之人糾纏。冥河之罪,在于以魔道犯人道,若是各個修道人都能對凡人出手,天下便成了什么模樣?”
      陳昂擊節笑道:“說得好!就是這個道理!凡人不肯自強不息,修道人如何能救大明?修士又不是養狗,把這大明王朝養起來。就讓它天理循環,自食其果去罷!”
      “這易晟無非也是這個道理,他也不是我養的狗,我為何要救他?就憑你大方真人橫行霸道,我不救他,你就要出手和我為難不成?還是他易家厲害,我不救他,就違背了天理人情?你大方真人與易家親厚,愛護這些小輩。但這關陳某何事?”
      “陳某行事,自有規矩!法度尺量,存乎一心。又何來憑你分說?大方真人,你若持強就且來試試,陳某只會比你更強!”
      神陀乙休聞言跳起來,橫眉冷豎,對陳昂冷笑道:“這里是峨眉貴地,我不在這里與你計較,你若真有這么大口氣,就與我去九天之上試試!”

下載地址

河南快赢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