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歷史軍事 > 兩宋元明 > 金鱗開
金鱗開

金鱗開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2.06 M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9-10-12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美味羅宋湯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黑云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磧里角聲搖日月,回中烽色動樓臺。
    陵園白露年年滿,城郭青磷夜夜哀。沙場晝夜多風雨,人說太子鐵騎來。
    一個成熟的職業經理人,重生為皇明末代太子朱慈烺。從不接受失敗的靈魂,因此掀起了復興大明的風暴。
    從這一刻起——
    讓別的民族瓜分大地和海洋的時代已經一去不返,皇皇大明也需要更多的土地來陣列自己的大炮!
      而那些沒圈到地或者圈得少的貴族更不肯輕易出兵——憑什么我好處拿得不多,送命的事卻要我去做?打仗是要死人的,旗下人又都是貴族的私人財產,就算搶到了人口和土地,總得算算這筆買賣是否得利。萬一自己打下的土地,又被別人圈去了怎么辦?豈不是人財兩失?
      在確定名分之前,滿洲人勢必要在多爾袞面前大打口水官司。這就是八旗制度最可愛的地方,仍舊帶著部落和部落聯盟的特性,并不是一個徹底中央集權的組織。黃臺吉若是再多活二十年,可能情況會大大不同,然而現在執政的多爾袞本人也是一旗旗主,當然不會做出削弱自己的蠢事來。
      “只要多爾袞不確定圈地所得,以及日后的戰利品分配,滿洲大軍就不會大舉出動。”朱慈烺道:“而且起碼在夏收之前,大同宣府一線無法承擔大軍過境的糧草供應。”
      大軍過路,私庫或許還能藏下一部分糧食,但公庫里的糧食卻肯定不會留下。李自成之所以從井陘撤回山西,正是因為他知道自己一路從三關入京,沿途沒有留下什么糧食。而任繼榮和李友的人馬不多,應該還能勻出一部分給他。
      “由以上兩條可以推論:滿清大軍在內部統合、夏收完成之前都不會有大動作,我們就是要趁這個時間,迅速將山東西部的人口、糧食、物資、運到東面,充實防線,緩緩朝西推進。”


    第243章 粉身碎骨渾不怕(11)
      朱慈烺讓人抬出一張山東全省沙盤,上面標注了各府州縣的位置,他拿著木鞭指到:“若是滿清南下,東昌府首當其沖。為了打通南北漕運,這里也是他們必先攻取的目標。分配到東昌府各縣官員,任務最重,要轉移人口、轉移資糧、還要阻斷運河!”
      京杭大運河的代價是一個王朝的崩塌,從隋以來,這條南北動脈的重要性已經不言而喻,歷代都不能輕視。然而朱慈烺此刻卻宣布要將它截斷填平!
      參與討論的高層官員早就知道這個決議,臉上并不震驚,其他人則無不驚駭。
      “殿下,運河非但關乎漕運,也關乎周圍農田灌溉啊!”萊州知府吳偉業當即起身道。
      朱慈烺是看他最近工作還算賣力,方才給他面子,道:“滿清人少,為了疏通運河,勢必要分散人力,能大大減輕我軍壓力。我們人多,只要能夠收復故土,就不用擔心疏浚運河的消耗。至于糧食,原本也不能指望那邊。”
      作為農業國家,對農田灌溉的影響自然放在首位。如今只是六月份,河南河北的許多農田都需要大量的水來灌溉保證收成。運河一但被截斷,河水外溢會造成人為水澇,淹死作物,而截斷區域又會導致田中缺水。
      “這事已經做了決定,就不用討論了。”朱慈烺壓了壓手,道:“蔡公,要勞您親自坐鎮濟南府,監督治下州縣官,做好人民轉移之事。”
      “臣遵旨。”蔡懋德上前應道。
      “周公,”朱慈烺轉向周應期,“百姓遷徙到了新地,一應安頓就交給你了。”
      周應期連忙起身領命。他在天津屯田安民,頗為百姓稱道,是個著實為百姓打算的好官。正是因此,朱慈烺很信任他,只不過手下只有半個山東省,高級官員不好安頓,這才讓他以天津巡撫的身份在登、萊巡視,指導那些新嫩的縣官治理地方。
      “張先生,”朱慈烺叫道,“糧食還是當前要務,大軍在前線作戰,更要確保后方糧食充沛。”
      張詩奇如今是山東布政使司參政,兼登萊糧道。
      他出班道:“殿下,即便算上五月收割的大麥,如今登萊各州縣糧食缺口仍有三萬石之巨。而朝廷一直從東南買糧,已經導致糧價上漲二成有余。臣懇請調船從朝鮮購糧。日后南船從青島上岸,朝鮮船在登州卸糧。”
      只要能買到糧食,朱慈烺才不會管他從哪里買的。朝鮮半島資源匱乏,不過南部較為平整,水源充沛,氣候與山東相仿,是重要的產糧區。尤其京畿道附近的土壤肥沃,糧產量較高。
      “準!”朱慈烺當即拍板道:“還可以考慮直接在朝鮮買地,招募遼民種植番薯等作物。”
      朝鮮北部山區對于當前朝鮮人的生產力,基本是無法耕種糧食作物的。然而明人卻有番薯、玉米和土豆這些不挑地的作物,完全可以在北朝鮮買地,以朝鮮人的名義進行耕種。朝廷也不指望他們能夠緩解糧食壓力,只要自己能夠活下去就好。
      “徐光啟在天津時就在研究育種了,到現在都多少年了?”朱慈烺說高產作物,不免又特別關照道:“你別把精力光集中在買糧上,育種的事也得抓緊。人手不夠就多招老農。”
      張詩奇連連稱是,對育種的事也頗為頭大。他總覺得徐光啟在書里大吹法螺,怎么可能有番薯一窩長七八根,根根都比嬰兒手臂還粗還長?偏偏皇太子中了徐光啟的毒,對此深信不疑,硬說這些作物只要育種育得好就能高產。可這事又不是三兩天就能看出來的,還不得一年年來么?
      朱慈烺也很無奈。糧食缺口是根據所有登記人口日均最低消耗所計算出來的,也就是說只要有缺口存在,就肯定有人會被餓死。事實上,就算填平了缺口,考慮到資源分配不可能達到完全均衡,仍舊會有人餓死,只是不會出現大范圍的饑荒罷了。而且這回魯西百姓東遷,以及京畿、河北、河南大量流民涌入,勢必會加重糧食消耗量。

下載地址

河南快赢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