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靈異懸疑 > 靈異鬼怪 > 鬼宗師
鬼宗師

鬼宗師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1017.82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9-10-14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七麒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故事發生在元朝末年,那是一個天下大亂,英雄輩出,妖魔橫行的年代,在每一個扯起反旗的梟雄身后,都有一些身懷異術之人的輔佐,他們精通五行八卦,知曉驅鬼畫符,身懷奇門遁甲。
    那更是一個各種邪術,異術,妖術……層出不窮的時代,從石人一只眼開始,天下不僅是王朝的更替,更是,道教,佛教,明教,景教……的逐鹿。
    鄉村少年林麒,遇奇人,得奇書,學得祭鬼、罵鬼、驅鬼、打鬼、斗鬼、斬鬼、降鬼、扮鬼、用鬼之術,被卷入滔滔歷史洪流,輔佐朱元璋大戰陳友諒,與蒙古國師斗法,辨陰陽,識妖魔,驅鬼神,成為一代鬼師。
      周德興渾身打了個冷戰,想了想道:“我老周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是怕這些個鬼東西,真要像今天這般多來幾回,連覺都不敢睡了,算了,我老周不是這塊料。”
      林麒呵呵一笑,也不多說,邁步超前走,周德興追上來問:“不等那五個小鬼了?干什么去?”
      林麒道:“黑狐有道行,不是那么好找的,否則我也不必如此費力,咱們也不能老待在外面,先找個安身的地方吧。”
      “對,對,先找個安身的地方,這里我熟,前面不遠有個靈官廟,早就破敗了,沒人住,正好便宜了咱倆……”
      兩人說著,在夜色中漸行漸遠……
      是年五月,韓山童與劉福通、杜遵道、羅文素、盛文郁、王顯忠、韓咬兒等聚眾三千人于潁州殺黑牛白馬,誓告天地,打出“虎賁三千,直抵幽燕之地;龍飛九五,重開大宋之天”的戰旗。韓山童還自稱宋徽宗八世孫。當地縣令急調軍隊圍剿。韓山童不幸被俘,隨即被殺。
      劉福通等沖出重圍,重新聚合起義軍,于五月初三日占領潁州城,劉福通等擊敗前來鎮壓的元軍,迅速占領今安徽、河南許多城鎮。是年八月,芝麻李起義于徐州;徐壽輝、鄒普勝起義于蘄州,十二月,布王三等起兵鄧州,稱“北瑣紅軍”;十二年正月,孟海馬占領襄陽,稱“南瑣紅軍”。二月,郭子興等起義于濠州。
      至此,天下大亂。


    第八十三章 鳳穴
      轉眼就是半年,林麒和周德興棲身在靈官廟里,白天睡覺,晚上偷雞摸狗的找點吃的,半年過去,一點消息都沒有,五個小鬼像是人間蒸發了,日子過得那叫一個單調無聊,林麒還是那個樣子,淡然處之,絲毫沒有覺得這種生活有什么不對,卻是苦了周德興,可林麒不說走,他也只能跟著苦熬。
      有時候他很奇怪林麒到底是什么樣的人,有本事不用多說了,就納悶他這么個年紀,怎么就老成到了這個地步,不像是一個少年人,倒像是一個七八十歲的老和尚,一坐就能坐上一天,盯著顆草都能看上半天,并且樂在其中。別的不說,就論這份八風不動的鎮靜功夫,周德興就佩服的五體投地。
      更讓他覺得佩服的是,林麒吃喝很少,有就吃點,沒有也不喊餓,兩人弄點吃的大部分進了周德興的嘴,就是這樣,林麒也沒瘦了,并且任何時候精神頭都是那么足,難道他修成了道家的辟谷?但怎么看也是不像,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日子就這么過吧,一天天的往來反復,周德興覺得快要瘋掉了,這時傳來天下大亂的消息,他的一顆心就活絡了起來,總想著去投軍,但佘鈴鐺對他不薄,林麒對他也不錯,他周德興是個恩怨分明的漢子,自然不能拔腿就走,焦急卻是一日勝過一日。
      轉眼間到了秋日,周德興下山偷了身厚衣衫,本想給林麒也偷一身,差點被人發現,被狗追了三里地,狼狽回來,要將這身厚衣給林麒,林麒卻是死活不接,微笑道:“我不冷,有就穿,沒有也就算了。”周德興無奈只能穿在了自己身上,隨后他就發現,林麒果然不怕冷,這讓他很是羨慕,就覺得他是個神仙中人。
      直到深秋這一日,林麒坐在門外看著星星發愣,一陣微風席卷而來,一個小鬼顯出真身,對著林麒道:“上師,我發現了黑狐的所在之地。”
      林麒霍然而起,急問道:“在哪里?”
      “韭菜山有個洞,在山之東麓,黑狐就躲在那。”
      林麒沒問為何小鬼找了這么久,黑狐是個有道行的,不像人一樣需要勞作,需要吃飯睡覺,干活,真要躲起來,這么大的地方,沒有一年半載的,絕對找不到,林麒已經做好了找上個兩三年的念頭,小鬼半年多就有了消息,算是辦事得力的了。
      他抬頭看了看天,陰沉沉的,太陽被烏云遮住,沉思了一下對小鬼道:“你帶我去看看。”回頭又對周德興道:“幫我照看一下肉身,我去去就回。”周德興見他跟一陣風說話,知道是小鬼回來報信了,心中這叫一個歡喜,終于能離開這鬼地方了,可是悶煞壞了,急忙點頭道:“盡管去,這里交給俺老周。”
      林麒回到廟里緩緩坐下,陰神出竅,跟著小鬼朝韭菜山而去,行了半個多時辰到了韭菜山,大山空曠,只聞得依稀的幾聲鳥鳴。小鬼帶著他繞山而行,到了東側半山腰有一顆巨大的梧桐樹,樹下面是一處山洞。山洞隱蔽難尋,若不是有小鬼帶路,林麒就算來回走上十趟八趟的,怕是也難以找到。
      不知為何,林麒竟然有些緊張,他與黑狐有深仇大恨,雙方都是不死不休,但一想到就要見到那黑狐,心情就很復雜,怕自己降服不住他,又怕貿然前來被黑狐發現。黑狐有道行,能夠看到陰魂野鬼,自己就這么來了,萬一他有防備,又該如何是好?
      林麒停了一停,問那小鬼:“你見到那黑狐了嗎?”
      “見到了,離他很遠,有一次他好像看見我了,卻并不是太在意,我來來回回的走了幾趟,也很小心,黑狐白天睡覺,晚上修煉,這個時候應該是在睡覺。”小鬼也就十二三歲的模樣,顯得很是機靈。

下載地址

河南快赢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