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歷史軍事 > 兩宋元明 > 調教大明
調教大明

調教大明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2.59 M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9-10-14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淡墨青衫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他是張居正的得意門徒! 他向戚繼光學兵法……和俞大猷學劍法,天下無敵!
    在他手中,有更輝煌的萬歷四大征!
    白手起家,掌握天下,笑談之間,成就最強悍無敵的事業!
    在大明萬歷年間,張惟功以梟雄手段掌握國政,于大航海開時之時,開創屬于中國人的大明時代!
      現在看來,張居正這個強勢人物,名副其實的外朝第一人居然是受制于人,被其他人牽著鼻子走,今日的三提督事件,絕對是一個極大的陰謀與布局,張居正也只是其中的參與者,而不是最終的決策人。
      “老兄放心……”張居正緩緩道:“張惟功是做事的人,定國公和張惟賢幾個都不是,現在且叫他們胡鬧上一陣子,數年之后,老夫還是會保張惟功的。”
      “清理大工這主意又是怎么回事?”
      “磨磨他的性子吧,叫他吃些苦頭,我也好同別人說話。”
      張居正嘴角顯露出笑容來,此時他才顯露出自己的真實心意,不論如何,張惟功此子暫時可以犧牲,將來再給予相當的補償便是。
      ……
      張居正坐轎離開的時候,王錫爵也是正好路過惟功身邊。
      此老性如姜桂,老而彌辣,張居正奪情時,就是他同人一起到張府力勸張居正奪情,以他江南士紳一脈領袖之一的身份,張居正也不好在事后報復,此事不了了之,王錫爵在自己日后的記錄之中對張居正不乏批評之辭,但在張居正死后,大家群起而攻之的時候,也就是此老和不多的人持公正之論,認為張居正還是做出了不小的貢獻……但這樣的良心之論,市場有限,一直到數十年之后,才被廣泛認同。
      在此時,此老也是惟一出自公心支持的一位,看到他,惟功便是發自內心的尊敬,叉手躬身,十分的恭謹。
      “少年人,莫要發愁。”
      王錫爵沒有說太多殿上的事,已經發生過去的事,無謂多提。他提點惟功道:“京師道路溝渠這件事,買好于權貴難,結交見賞于百姓易,你莫要為此事而沮喪,細細想想老夫話里的道理!”


    第267章 如柏
      惟功聽得此語,渾身一震。
      適才他一直沉浸在此次事變的詭異的思索之中,當然也不可避免的有些憤恨,此時被王錫爵這么一說,才猛然醒悟過來。
      清理大工專差,這當然是苦差事,但何嘗不是一種機會?
      經商聚集財富,他已經做到了,練兵,他已經知其中三昧,為將,他已經是蓋世猛將,韜略,他也是初窺門徑,現在欠缺的就是民政上的歷練了,而且正如王錫爵所說,清理工程,可以邀買京城人心,立功見賞于無數的平民百姓,也是積累無數功德,增長自己的名聲,短期看是壞事,長期看來,是件大好事。
      “老夫對你有厚望!”
      王錫爵又勉勵了一句后才轉身離開,看著此老的背影,惟功也是又苦笑起來……說起來容易,北京的這種道路和排水排污的情況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想在短期內治理完畢,怕是很難,功勞是大,也要取得著才成啊……
      “大人!”
      “大人出來了!”
      惟功的身影出現在承天門外時,久候多時的部下們都是一起圍了上來。
      每個人都是二十左右的年紀,個個都是氣息彪悍,散發著凌厲兇猛的氣息。這其中,周晉材和佟士祿等人,最為優秀。
      還有趙雷和合撒爾等夜不收的首腦們,身上更是有一股若有若無的死氣,令人一見之下,就膽戰心驚。
      這是殺人過百才形成的殺氣,眼前的這些武官,雖然品秩不高,多半穿著四品或五品的武官袍服,年紀更是都只在二十左右,只有兩個夜不收司的主官年紀稍大一些。
      馬宏駿等人留在營中安撫躁動的將士,并沒有前來。
      張用誠與宋堯愈等人已經在英國公府推算事件,也沒有趕來。
      “大家不必如此。”
      眼前這數十個青年武官,散發著一種強烈的氣息,這種氣息不是別的,只是一種兄弟同袍之間才有的感覺。
      這些年,惟功親手調教出他們,平時吃住同行,戰時則同列,雖不是親兄弟,彼此的感覺,卻是比普通的兄弟更加真摯熱烈的多。
      惟功令眾人散開,左右前后打量了好一會兒,終是笑道:“你們這些家伙,殺人放火,或是打人訓練,使刀弄槍,個個是好手,但叫你們去修橋補路,施粥施藥,你們怕是要抓瞎吧?”
      今日廷議的消息已經傳出來,周晉材和陶希忠等人原本都是在軍營之中,此時趕過來,也是要在精神上給大人支持,惟功是什么差事,他們當然是知道的很清楚。
      “修路挖坑,難道能苦過習武?”
      “我等在大人帶領下什么苦沒有吃過?這一點小事,不在話下。”
      “一切惟大人馬首是瞻,我等能吃得練武學兵的苦,當然也能經受住任何的磨練和刁難。”
      “嗯,你們說的很好。”
      惟功十分滿意,眼神之中滿是自豪,在這個時代,他如果真有的有什么根基和難以拋棄的東西,眼前的這一群伙伴們,絕對是最重要的一環。

下載地址

河南快赢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