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言情耽美 > 現代言情 > 白月光掉馬之后
白月光掉馬之后

白月光掉馬之后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260.29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9-10-15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多梨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以顏值爆紅的十八線小明星蘇蘿小號掉馬了。
    不同于大號的歲月靜好,小號上配圖紙醉金迷,各種奢侈品牌當季高定,限量款包包與跑車……被禿頭啤酒肚豢養的金絲雀實錘。
    流言四起,各路水軍分析蘇蘿出道來各種作品,嘲諷這還是個不受寵的。
    蘇蘿淡定自若,開直播一一澄清:“這幾十套度假村是我的,那幾家公司也是我的,車基本上都是父親送的,母親比較喜歡送珠寶……嗯?我后面的男人?”
    蘇蘿轉身,看到身后的季臨川,黑色襯衣熨帖平整,容色淡淡,星眸朗目,正在找什么東西。
    彈幕瘋狂刷新。
    [剛剛走過去的是季臨川么?]
    [傳說中梁京名媛都想得到的男人,為什么會在你家里!]
    蘇蘿解釋:“充話費送的。”
    下一刻,男人平靜地問:“蘿蘿,還記得昨天綁你的那根領帶放在哪兒嗎?”

    [小劇場]:
    某老板盯上毫無背景卻異常貌美的蘇蘿許久,終于在酒局上遇到,殷勤勸酒:“喝嘛,不喝就是不給我面子哦。”
    話音剛落,坐在主位的季臨川摔碎一只杯子,目光冰冷,聲音涼薄:“蘇小姐連我的面子都不肯給,更何況你?”
    微笑:“抱歉,手滑了。”
    某老板嚇的冷汗涔涔。
    離開之后,地下停車場,他撞見季臨川,正柔聲哄著蘇蘿:“乖蘿蘿,今晚保證早點休息,跟我回去好不好?”
    方才的冷厲消失的一干二凈,眼中滿滿都是寵溺。
    /日常互懟,撒野橫行/
    /每天想著退婚我真的好難/
    /輕松甜爽文,不甜不要錢/
    /據說有點沙雕,撓頭/

    排雷指南:
    1.全球無前男友前女友,男主毒舌女主皮斷腿(日常互懟,輕松甜餅),雷此者慎入慎入
    2.所有人物無原型,請勿代入;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3.閱歷有限,如有差錯,請指正,能改則改,感激不盡~(請勿人參攻擊,心平氣和,世界美好)

    內容標簽: 豪門世家 天之驕子 娛樂圈 業界精英
    搜索關鍵字:主角:蘇蘿;季臨川 ┃ 配角:專欄《溫柔臣服》求預收呀
      聽見動靜轉身,瞧見蘇蘿,季臨川下意識地碾滅了煙,問她:“怎么了?”
      蘇蘿剛走過去,還未來得及回答,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陣響亮的鞭炮聲。
      啪!嘭!
      猝不及防,蘇蘿被嚇的尖叫一聲,身體先她一步做出反應,牢牢地抱住了站在她面前的季臨川。
      男人身上尚有殘余的煙草氣息,可她并不討厭。
      季臨川由她抱著,仍舊調侃她:“這么害怕鞭炮聲?你上輩子是年獸嗎?”
      !
      就知道這個男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蘇蘿剛想憤怒地推開他,下一刻,鞭炮聲響起,她忍不住哆嗦一下,剛想松開手,卻被季臨川輕輕地抱在懷中。
      他似乎并不擅長做這種事情,手安撫地拍著她的背,如同哄一個小孩子。
      或許是今天風太冷,也可能是仍舊連綿不斷的鞭炮聲叫蘇蘿心悸,她竟然感覺季臨川的這個擁抱有點暖,她舍不得離開。
      拍了兩下,離開脊背,溫暖的大手蓋上蘇蘿的耳朵。
      蘇蘿什么都聽不到了,除了自己劇烈的心跳。


    第21章 二十一縷白月光
      這個倉促間的擁抱持續了整整五分鐘。
      五分鐘后, 季臨川才松開手。
      鞭炮聲已經停了, 取而代之的,是暴躁的鄰居在敲打自己的兒子:“你個龜兒子,大晚上放炮是想嚇死鬼哦, 哈皮撮撮滴……”
      被季臨川觸碰過的耳朵還有點微微地發紅, 為了緩解內心的不安, 蘇蘿小聲說:“他罵兒子龜兒子, 不是把自己也罵進去了么?”
      季臨川笑了:“住在隔壁的也是教授?”
      這一片都是A大的房產。
      “是物理系的張教授, ”蘇蘿說, “雖然他脾氣爆,但其實為人可認真了,當初我高中物理成績差, 張教授還特意給我講過一段時間。結果我物理成績進步不明顯, 熟練地掌握了四川話罵人的精髓。”
      季臨川沉默兩秒:“這大概是先進文化的力量。”
      兩人沒有繼續接受先進文化的熏陶,一前一后回了臥室。
      這還是以前給蘇蘿準備的房間,床并不大,只有一米五寬。平常睡一個人綽綽有余,再加一個季臨川,就顯得有那么一丟丟小擁擠了。
      外婆只準備一個被褥,蘇蘿不得不又去要了一個——兩人擠在這么一張小床上已經足夠令她手足無措了, 再蓋同一床被子豈不是更尷尬。
      晚上睡熟后的蘇蘿又開始躁動,她閉著眼睛,迷迷糊糊地把手搭在季臨川的胸口處;季臨川發現這個小姑娘的某些習慣真的是糟糕透了,比如說現在, 她晚上總喜歡抱著東西睡,手腳并用,像是樹袋熊。
      原本兩人的被子楚河漢界一樣分的涇渭分明,中間留著空隙;可現在已經完全被這個不規矩的小東西給弄壞了。
      更要命的是,因著她的不規矩,胸前衣襟也開了。
      她抱著季臨川的一條胳膊,另一條腿肆無忌憚地搭在他的胸口處,睡的正香。
      季臨川忍了五秒鐘,最終放棄推開她的念頭。
      就這么被當成人形抱枕,抱著睡了一夜。
      她頭發上有著淡淡的依蘭花香,若有似無地縈繞,季臨川今日難得失眠了。
      輾轉反側,終于捏著她的發絲沉沉睡去。
      他做了一個香,艷旖,旎的夢。
      夢到了出差回家的那天,蘇蘿就那么毫不掩飾、意外地出現在他的面前。
      當時季臨川花了很長時間才使自己冷靜下來,沒有去采擷和品嘗那朵鮮活的花朵。
      平時逗逗也就算了,他不愿意去強迫一個人。
      更何況,她曾對他有恩。
      可夢中的自己卻失了分寸和法度,捏住她的下巴,親吻上去。
      接下來的夢境荒唐的出奇。
      荒唐到連季臨川都疑心自己是瘋了,居然會做出這么禽獸的舉動來。

下載地址

河南快赢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