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言情耽美 > 古代言情 > 娘子錦鯉運
娘子錦鯉運

娘子錦鯉運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967.59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9-10-15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云一一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程錦玥出生在末世十年,從小就是出了名的錦鯉運,一身絕世好運氣無人能敵。一朝穿越,更是如此。
    懷揣一對白白胖胖的雙胞胎兒子,程錦玥怎么看怎么稀罕,打定主意要在這陌生的朝代徹底扎根落腳。
    此后,整個許家便都是程錦玥稱王稱霸的全新戰場了……

    內容標簽: 天作之合 穿越時空 甜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程錦玥,許明知 ┃ 配角:許家眾人,程家眾人 ┃ 其它:科舉文,情有獨鐘

    作品簡評
    身負錦鯉運的程錦玥出生在末世十年,一朝穿越成正在難產的古代女子,不但順利代為生下兩個軟包子,而且一掃原主在夫家的種種壞印象,憑靠自己的本事和能耐在這個陌生的朝代徹底扎根落腳,開啟新的人生……文中情節生動飽滿,溫馨流暢,講述了女主在穿越后以著極大的魄力和自身魅力,跟夫家公婆、妯娌之間輕松相處,編織出了美好農家生活的故事。女主聰慧有主見,男主冷漠又強大,兩人相互吸引,兩情相悅,一起攜手走向科舉高峰,最終收獲獨屬于二人的幸福。文章節奏層層遞進,引人入勝,精彩好看。
      程月嬌當然沒事。老大夫很是認真且仔細的再三確診,只能給出這么一個簡單又直白的說法。
      一開始程月蓉還覺得不可能,程月嬌都說了頭很疼了,怎么可能沒事?
      可當親耳聽見老大夫再三肯定的診斷結果,程月蓉不敢置信的看了看老大夫,又瞅了瞅程月嬌,忽然就明白了過來:“程月嬌!你又騙我!”
      “我什么時候騙你了?妹妹你小點聲,先把大夫送出去。”一看程月蓉又要吵鬧,程月嬌著實有些不耐煩,不過面上卻要裝作什么事情也沒發生,尤為的溫柔大度。
      “你還說你沒有騙我?你自己說的,你頭疼,感覺自己快要死了。你這會兒又改口了?你怎么可以這樣對我?故意耍我好玩嗎?”程月蓉又不是多么識大體的性子。她受了委屈就肯定要宣泄,才不會管送不送大夫出門的事情。就連需得付給大夫的診金,程月蓉都沒有想過要給。
      眼看著程月嬌和程月蓉起了爭執和沖突,老大夫輕嘆一聲,自行出了屋子。
      下午他就來過這里一趟,對這位程姑娘的傷勢很是清楚。不過就是摔了一跤,磕破了后腦勺罷了,擦了藥、休養一兩日便很快就會恢復。
      哪曾想到了晚飯時分,他又被強行拉來了這里,真真是讓他無話可說。


    第109章
      見老大夫出來,吳小江立刻迎了上去:“敢問大夫可有為屋里那位程姑娘開藥?”
      “未曾。那位姑娘的藥方,老夫下午便已經開過了。只要那位姑娘肯按時服用老夫所開的藥,不出兩日必定能安好無恙。”老大夫很有醫德,并沒有隨便亂開其他方子,只是如此回道。
      “那便好。”對程月嬌,吳小江是不當主子看待的。想當然,他也不會追著老大夫細問究竟。
      確定程月嬌只不過是故意裝病瞎折騰,吳小江對程月嬌便越發瞧不上了。不過給老大夫的診金,有少夫人交代,吳小江并不會忘記。
      收了診金,老大夫沒有在許家逗留,徑自離去。
      吳小江一路將老大夫送出門,隨即也沒轉身回屋,只是照直拐向了另一條路。
      少夫人交代的診金,他已經給了。接下來,就該是他家少爺的吩咐了。
      程路逸正在家里大發雷霆。
      “娘,你怎么可以將兩位妹妹留在許家?她們和錦玥姐姐的關系又不親近,留下來只會讓錦玥姐姐更加討厭我們!”程路逸是真的想不通,吳氏母女三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倘若真如吳氏所言那般,她是為了幫他去緩和跟程錦玥的關系,這才找上的許家。那么吳氏就應該用心跟程錦玥打好關系,而不是刻意跟程錦玥加深沖突和矛盾。
      “誰說的?娘這樣做,完全是為了你好。要不是有你兩個妹妹留在許家,你接下來要拿什么借口去找那許明知?我兒安心,只要有娘在,肯定會竭力幫著我兒的。”吳氏說著就露出了自得的神色。
      “娘,你……”程路逸還待多說,就聽門人進來通報,許秀才的書童送來了一張方子。
      “方子?什么方子?”許秀才,程路逸當然知道說的是許明知。可許明知的書童給他送來方子?難道是許明知讓書童送過來的?
      “就是這張方子。”門人并不識字,也無從回答程路逸的這個問題。沒有任何遲疑和猶豫,便將吳小江留下來的方子遞給了程路逸。
      親眼看過方子,程路逸就更加詫異了:“這是藥方?”
      “什么?藥方?”吳氏下意識就將方子搶了過來,只不過在看到方子的內容后,她不禁又傻了眼。
      那什么,她跟門人一樣,也是不識字的。
      臉上火辣辣的燒,吳氏連忙又將方子還給了程路逸,催促道:“我兒快快細看,這到底是什么藥方?”
      “我又不精通醫術,哪里知道這是什么藥方?”撇撇嘴,程路逸只覺得吳氏這個問題太過荒誕。
      “那……那……”被程路逸這么一懟,吳氏的臉色變了變,倒也沒有跟程路逸置氣,只是好聲好氣的哄道,“那我兒可否將藥方上的內容念給為娘聽聽?”
      程路逸不懂藥方,可吳氏是知曉一些的。尋常的藥方,肯定難不倒吳氏。
      程路逸是不想念的。他堂堂一介讀書人,又不是藥鋪抓藥的店小二,讓他念方子?
      不過因為是吳氏的要求,饒是程路逸再不情愿,卻也還是將藥方上的內容念給了吳氏聽。
      不得不說,這道藥方的內容對吳氏來說很是耳熟。畢竟,她今日下午才剛聽過一遍。
      “這不是大夫開給月嬌的藥方?”驚呼一聲,吳氏問道。

下載地址

河南快赢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