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靈異懸疑 > 懸疑偵探 > 大唐懸疑錄4:大明宮密碼(出書版)
大唐懸疑錄4:大明宮密碼(出書版)

大唐懸疑錄4:大明宮密碼(出書版)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225.37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7-09-15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唐隱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易學奇書《推背圖》,相傳為唐代數學家李淳風與天文學家袁天罡所著,融易學、天文、詩詞、謎語、圖畫為一體,僅六十則讖言便算盡天下大勢。然自成書起,便版本各異,真假難辨,讓大明宮充滿腥風血雨……
    元和十四年(公元819年),象征大唐百年功勛與榮耀的凌煙閣,突發異象。玩火球的猿猴、一枯一榮的巨樹……數個古怪圖像,深夜時分出現在凌煙閣中。更為詭異的是,這些圖像竟與相傳預示大唐國運的《推背圖》一一對應。
    此時的大唐,削藩成功,正值中興。然而大明宮內,人人自危。皇帝服用金丹,日趨虛弱。皇子、貴妃、權臣、宦官為謀求前路,各懷鬼胎。游離在宮廷斗爭之外的女神探裴玄靜,敏銳地發覺,此次《推背圖》異變,與之前遇到的《蘭亭序》《璇璣圖》《長恨歌》中的種種謎團,有著一脈相承的詭異與野心。
    純勾出鞘,落幕的時刻即將來臨……

      “原稿……我藏起來了。”

      “藏哪兒了?”

      段成式憋紅著臉不說話。

      “好吧,你不用告訴我藏在哪里。但你必須立刻去毀了原稿。”

      “……我把它藏在鬼花間了。”段成式支吾著問,“非得毀掉它嗎?《辛公平上仙》的故事太詭異太特別,太驚心動魄了。我覺得我這一輩子里,恐怕都難再碰上這樣的故事了。”

      “我懷疑你這一輩子還能有多長!”韓湘抬腿便走。

      “去哪兒?”

      “薈萃樓啊!趕緊去把原稿燒了!”

      段成式剛要跟上,忽然又停下腳步,側耳傾聽。

      “快走啊!”韓湘叫他,“怎么啦?”

      “我好像聽到了一陣咳嗽聲,有點耳熟……哦,不是不是,肯定是我聽錯了。”段成式搖了搖頭,隨韓湘匆匆奔了出去。

      直待他們的背影消失在穿廊盡頭,李復言才如鬼魅一般從房中閃出。

      他來到李彌的面前,嘆道:“世人皆苦,唯你已跳脫紅塵。幸哉?悲哉?”

      李彌只管定定地看著他,呆滯的目光像平實的鏡面,悄然映現出一張飽含辛酸的面孔。

      慢慢地,就連這張臉也在他的雙眸中化成了一片虛無。

      7

      恰如上元節時的大安國寺,今天的西明寺被擁擠的人群和喧嘩的人聲所包圍。韓湘與段成式橫穿西明寺前的人群,心中的焦慮卻比上元節那日更甚。增多了數倍的金吾衛執仗守衛,仍然擋不住洶涌的人潮。大安國寺門前數人死傷的記憶早被拋諸腦后,人們只知,佛祖留在世間的舍利子會帶來無上的福祉,洗脫所有罪孽。

      可是韓愈在《諫佛骨表》中明確指出,佛骨本是死者的遺骸,只能證明佛祖已死。死去的佛祖又如何為活著的世人帶來福佑呢?

      韓湘突然明白了,為何叔公的一份《諫佛骨表》,會令皇帝暴怒到差點將他開刀問斬。皇帝的理由是,叔公的勸諫沒錯,但不該詛咒他死。

      詛咒皇帝的不是叔公,而是另有其人!叔公為了諫言遭到懲罰,只因他在無意中揭露了皇帝的恐懼!原來一切皆源自于皇帝的恐懼,更可怕的是,皇帝的恐懼顯然未得到消解,反而愈演愈烈了。就像落入陷阱的野獸,雖然還在竭力掙扎,末日將來的預感卻越加洶涌。

      終于到了東市。

      快到日暮時分,街上的行人反比靖安坊少。韓湘和段成式直奔薈萃樓而去,還差一條橫街時,韓湘突然停步,用力一拽段成式,將他拖到一堵粉墻后面。

      探頭望出去,橫街的對面就是薈萃樓張燈結彩的正門了。只見門前停著數匹高頭大馬。一位紫袍將軍正在神策軍的簇擁中,殺氣騰騰地邁進薈萃樓。酒客們紛紛抱頭鼠竄而出。

      段成式捏緊了拳頭,牙齒咬得“咯咯”響。

      “吐突承璀!”

      兩人望著彼此失去血色的臉。吐突承璀是皇帝最信任的奴才,他在這個時候親自出馬闖到薈萃樓,不可能是為了其他事。

      韓湘問:“你把那東西……藏得好不好?”

      段成式目不轉睛地盯著薈萃樓,沒有回答。

      韓湘的心一下子沉了底。

      “原來你在這兒啊!”忽然一個人躥過來,“我到處找你,都快急瘋了!”

      是郭浣!

      “我今天剛聽阿母說,圣上在宮中大發雷霆,不知什么人給他看了《辛公平上仙》,圣上氣得、氣得……”郭浣的圓臉漲得通紅,語無倫次地說,“阿母拿了一頁回來,我見到鬼花就知道不好,段成式,你這回惹上大麻煩了!”

      段成式問他:“圣上命了吐突承璀查辦此事嗎?既然已經認出鬼花,他們怎么不去我家抓人?”

      “我爹爹已經去過了……”郭浣擦著汗道,“所以我才知道你不在家,我擔心你直接撞到吐突承璀手上,又趕到薈萃樓來堵你。謝天謝地,總算碰上了!”

      段成式厲聲問:“我爹娘怎樣?”

      “這你放心。金吾衛只是守在府門外,不許任何人隨意出入,怕有人給你通風報信。也是為了在你回家的時候,可以直接逮住你。”

      韓湘和段成式面面相覷,看來要不是他們先趕來薈萃樓,在段府門口就被金吾衛抓個正著了。

      “段成式,你逃吧!”郭浣從懷里掏出一塊銅牌,就往段成式的手里塞,“我偷了我爹的腰牌,你先找個地方躲一躲,等暮鼓敲過,城門關閉以后,你用這個腰牌出城,他們絕對想不到的。”

      “……那你怎么辦?”

      “我不要緊的。”

      段成式將銅牌推回去:“謝謝你,我不需要這個。”

      “你要干什么?”

      “一人做事一人當。我這就去見吐突承璀!”

      “你!”郭浣跺腳,“那家伙是個怪物,你斗不過他的!”

      韓湘也攔道:“段郎莫要沖動,吐突承璀進去很久了,看來要找出原稿并不容易。你何必急著去自投羅網呢?”

      段成式鎮定地說:“他肯定找不到的,我藏得非常好。但這無濟于事,我相信吐突承璀絕對能拿出一份以我的筆跡書寫的《辛公平上仙》,呈給圣上。他今天來薈萃樓,只是做個樣子。能找到原稿最好,找不到他也有辦法。”

      郭浣說:“吐突承璀敢偽造證據?圣上英明,怎會被他輕易蒙蔽!萬一識破了,這個欺君之罪他吐突承璀擔得起嗎?”

下載地址

河南快赢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