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言情耽美 > 現代言情 > 敦煌遺夢
敦煌遺夢

敦煌遺夢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128.02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7-09-12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徐小斌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神秘宗教、世俗愛情、權力與陰謀,三位一體構成了敘事主體。
    郭煌遺夢不是一個浪漫的夢,而更像是一個徘徊于生死之間的噩夢?释c恐懼貫穿始終,讓人委實有些透不過氣來。
      無嘩遠遠地走過來。

      “你的畫像完成了?”無曄向張恕禮節性地笑笑,然后迅速轉向星星。

      “沒有,今天休息!毙切前崖糜蚊睆呐赃叺氖噬夏闷饋,但無曄并沒坐,他靠在樹干上。

      “星星正在發表耶穌不如釋迦牟尼的宏論!睆埶⌒α诵。

      “你真的這么認為?”無曄總是昏昏欲睡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安还馐俏。有很多偉大人物,包括羅素、尼采什么的,都這么認為!

      “誰這么認為,誰就錯了。大錯特錯!睙o嘩的語調似乎很激憤。

      “請問錯在哪兒?”

      “耶穌實際上遠遠高于這些人,他不但是哲人,智者,還是個真正的社會改革家,你好好讀讀新約,就知道你們錯在哪兒了!”

      “我不但讀過新約,舊約也讀過!毙切橇⒓捶创较嘧I,“不讀還好。讀完之后上帝的那點神圣感立刻化為烏有;浇烫谜f什么‘神愛世人’,其實上帝的愛決不是無條件的,首先世人得愛他,得成為他的忠實奴仆、替罪羔羊,上帝才可能愛世人,而且這種愛還伴隨著那么多殘酷的考驗,譬如說《約伯記》里那位虔誠地信奉上帝的約伯,僅僅因為上帝閑著沒事和撒旦打賭,一下子就讓約伯傾家蕩產,并且殺死了他十個兒女,還讓他患了麻風病,這種‘考驗’也太可怕了吧?”

      “可是后來耶和華賜約伯的比先前更多包括家產和兒女!斑@簡直是為了顯示他的權威,拿人的尊嚴耍著玩兒!怎么補償?財產不說它,死去的兒女能補償么?!再說,這種‘賜’能和‘愛’相提并論么?所以說,耶和華愛世人分明是假的,不管懲罰還是恩賜,都是為了強調他是‘萬能之主”這種身份罷了!佛教就不同佛教起碼比基督教要真實得多。尼采說佛教是歷史上唯一真正實證的宗教。起碼釋迦牟尼確有其人,而上帝完全是被人造出來的!”

      “怎么能這樣說呢?”無嘩的臉竟漲得通紅,這是他頭一次反駁星星,而且可以判斷他那結結巴巴的論調完全是出自他的內心,“……上帝怎么是被人造出來的呢?上帝是存在的,托馬斯阿奎那已經證明了。第一,已知世界一切都在運動。而每一運動都由另一力量來推動,如此無窮,那……那么第一個推動者就是上帝;第二,世界上每件事都是結果同時又是原因,那……那么最早的原因是上帝;第三,世界上一切都具……具有相對性,為什么能有這種比較,是因為有絕……絕對的真善美存在,這……這就是上帝……”

      “第四,偶然的存在不是不可思議的,相反,必然的存在倒是不可思議的,”張恕竟然接著背了下去,無嘩和星星都驚奇地望著他,“凡是事實都是偶然的,偶然性事實依賴于偶然性小一點、必然性大一點的事實,最早的必然就叫做上帝;第五,世界是一個奇妙的大機器很多東西都像天造地設一般相適應,不能不設想這是由高級的智慧和理性創造的--一這就叫做上帝。是這樣么?”“是……是,是這樣……”無嘩得救了似的望著張恕,“其……其實很多現代科學的奠基人都是教……教士或神父,布……布魯諾和羅杰爾培根都是神父,帕斯卡是偉大的數學家也是虔……虔誠的教徒……可……可以說文藝復興時代所有的人文主義者都是基督徒……”

      “那又怎么樣?”星星拎起旅游帽猛烈地扇,“那又能說明什么?跟你說,真正與現代科學相通的是佛教,舉個小小的例子,比如現代物理學中的‘真空’,包含著無數粒子,粒子不停地產生和淹沒這很像佛教里的‘空’,這是粒子世界的所有形式但不是獨立的物理實在,而是‘空’的瞬時表現,就像佛經所說:‘色即空,空即色’,‘知太虛即氣,則無無’……”

      “這……這太牽強附會……”

      “你們這樣吵下去不會有結果的,”張恕慢吞吞地說,“你們倆的根本分歧,無非一個欣賞極權宗教,一個欣賞人文宗教,所謂極權宗教,就是承認有一種不可知的力量主宰著世界,人類對這種力量必須崇拜和敬畏,神全知全能,人則卑微渺;人文宗教則強調人的力量,人要了解自己與他人的關系以及自身在宇宙中的地位,人應當去實現理想而不是盲從,人要去發揮力量而不是無能……我理解得對么?”

      “我從……從來不欣賞什么極權宗教,而且我也不相信基督教是什么極權宗教,耶穌基督本身就來……來自平民,他一直和最底層的百姓在一起,為他們治病,排……排憂解難……假……假如說舊約確實有一點‘極權’味道的話,那……那么新約里說:‘愛你們的仇敵’,又怎么解釋呢?!難……難道耶穌基督的血還……還不如釋迦牟尼喝的鹿……鹿奶珍貴么?……”

      在無嘩說這番話的時候,張恕和星星的心里同時劃過一個猜測:“他是基督徒!大概是的!”

      “看來無曄是信奉基督教的。星星呢,虔誠地信仰佛教!睆埶醒笱蟮卣f。他想起今晚和陳清的約會,急于結束這番談話了!拔腋静恍叛鍪裁捶鸾!睕]想到星星和無嘩一樣執拗,沒完沒了地不愿下臺階,“再美好的信仰一旦變成了一種宗教,就肯定有它黑暗和丑惡的一面,我覺得可以把宗教看作一種精神,這種精神可以成為人類的一種自欺方式。這沒什么不好。人和動物不一樣,動物只需要‘欺人’就行了,人可不行,除了‘欺人’之外還需要‘自欺’,于是就有了什么信仰、理想之類的玩藝兒,這說法你們同意么?”

      張恕和無嘩好像都打了個寒噤。

      玉兒來了。在灰色的宗教理論爭論中出現了一株明麗奪人的造物之花。

      “這才是絕對的真善美的存在,上帝算什么?”星星得意洋洋地瞟了無曄一眼。

      “你……你的結論未免太早了吧?”無曄也立即回敬了一眼。只是自這次始,星星才發現無曄心里著急的時候嘴上便要結巴,而且越是想說清的事便越說不清。這點可和曉軍不一樣。她想。


      第三章 “俄那缽底”(07)

      張恕和星星都猜錯了。無曄一家都是基督徒,唯獨他不是。但無曄信奉一種“基督精神”。在這點上,他的本性好像和一般男人相反。他樂于饋贈,給予,假若碰到他喜歡的人,他簡直連自己的血肉也不吝惜。他的家庭其實是古老的望族。他的那個家族在江南一帶是首屈一指的大戶。只要一提江南向家,沒有人不知道的。向家出息了很多人。當政府官員的總共不到十人便有四人做到部長以上,從商的有三人已成為海內外著名的大亨,搞自然科學和學醫的更是人人出類拔萃,只是沒有搞文學藝術的一一這是向家的缺憾。無嘩覺得整個家族中沒出息的只他一個。小時候他曾大逆不道地想學畫畫,結果遭到族中長輩們的一致反對,他只好放棄了。學醫本不是他的心愿,除了氣質不適合做醫生之外,他還有自己的秘密考慮:他認為學醫的女同學絲毫不能引起他的興趣。他認為她們像一群穿白大褂的木乃伊;蛘,像“甲醇”――“假純”的諧音。

      不知為什么,他不喜歡同齡或比他小的女孩。他覺得這些女孩都像風一般輕得沒什么分量,又像一堆廉價的、閃閃發光的裝飾品,貌似漂亮,實則毫無價值。他應該是學美術的,他的審美趣味實在是比一般男人高上好幾個等級。和一張美女的臉相比,他寧愿喜歡一張有特點的、無矯飾的臉。當他見到肖星星的時候,他被她那種生氣勃勃的美給吸引住了。后來,他又發現了她的聰慧和達觀。那一天,他給她扎針的時候,他注意到她身上那細如乳脂的雪白的皮膚和那被胸罩遮掩著的渾圓飽滿的雙乳,他的心一直在戰栗著。后來他觀察了她的手紋,發現她內部臟器是難以置信地年輕。他對她說了,以為她會大驚小怪,誰知她卻很平淡地說,三危的住持大葉吉斯已經為她算過命了。

      無嘩摸不透她對于他的想法,只是發現,玩的時候她更愿意和他在一起,而聊天的時候則愿意找張恕。

      “我發現你挺會照顧人的!彼f。

      他想說:“我可不是什么人都愿意照顧的!钡鞘裁匆矝]說。


      第三章 “俄那缽底”(08)

      星星做夢也想不到,玉兒之所以那么痛快地答應做她的肖像模特兒,完全是為了張恕。在那個神秘的鳴沙山之夜,玉兒一見到張恕便很中意。在那之后的幾天里,她一直想去三危山招待所找他。玉兒早已不是處女。第一個和她好的是個賣黃面的后生,時間最長。后來又接二連三和男人有過一些交往,但都不中意。她沒什么文化,人卻極精明。她覺得像張恕那樣的男人和其他男人不同。她第一不能急,第二也不能錯過機會。因此當機會來臨的時候,她立刻跟上了命運之神的腳步一一她知道肖星星就住在張恕隔壁。

      果然,在星星這里她見了張恕幾回,回回都向他投去深情的目光。無奈那張恕好像根本不解人意。他和肖星星談的那些稀奇占怪的話題,她又根本插不上嘴。她覺得他們真是些奇怪的人。但恰恰是這種怪更增加了他的吸引力。她幾乎每天換裝,美麗的衣裳和首飾更加烘托出美麗的人兒。但她感覺到只要往那固定的位子上一坐,她這美麗的人兒便被并不美麗的肖星星的光輝籠罩了,像被鎮壓在雷峰塔下的白蛇,動彈不得。

      那天若不是星星臨時改變主意,決定與無曄同去榆林窟的話,玉兒也許真會喪失與張恕的那一段緣分了。

      那天張恕也回來得很晚,回來后的第一件事便是照例看一下那幅尉遲乙僧的真跡。關于吉祥天女其人,他的研究沒有任何進展。他已經開始覺得乏味,正在考慮要離開此地。

      但是他沒有拿到那幅畫--藏畫的地方是空的。他大驚失色,急忙又細細地找了一遍,如此三番完全沒有任何希望,他呆坐窗前,看著星星在夜幕中慢慢沉落,最后就那么黑著燈,連腳也不洗便鉆進被窩--這時他忽然聽見嗤的一聲嬌笑,緊接著,他觸到了一個溫軟如綿的肉體。

      在那一剎那--老佛爺作證!他全身的毛發都直豎起來。他跌跌撞撞地去按電燈開頭,幾乎被鞋絆倒,好不容易開了燈,雪亮的燈光下,他看見被窩里躺著玉兒--正伸出一條美麗的手臂,掩著臉,可以看見她的嘴角微微翹起,仿佛在笑,一副干嬌百媚的樣子。

      “你!一開什么玩笑?!”他驚過之后便是大怒。

下載地址

河南快赢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