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武俠仙俠 > 奇幻修仙 > 尋情仙使
尋情仙使

尋情仙使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2.77 M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7-09-18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陳風笑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李永生從仙界到位面做觀風使,這是仙界體察民意了解實情的職務。
      不過他主動下界,除了要完成任務,還有很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尋找在下界轉生的仙侶。
      如何在不暴露身份的情況下找到她呢?對觀風使來說,這有點麻煩……
      高階司修判斷錯誤,打出一道白光之后,對方直奔西南角的陣基,而他的身法已老。

      少不得,他抖手又是一道白光打了過去,同時急忙轉身,指望先把對方嚇跑。

      哪曾想,那制修身形一閃,以一個極為詭異的動作,閃過了白光,同時身子前躥,狠狠一刀斬了下去。

      只聽得“嘭”的一聲悶響,長刀所斬的地方,沙土猛地爆炸開來。

      籠罩在院子上的暗黃色光罩劇烈一震,裂開無數條縫隙,每一道縫隙都有拳頭粗細。

      李永生向斜側方沖去,似乎是被爆炸波及了。

      “小子受死!”高階司修勃然大怒,陣基被毀,今天的行動,是徹底地前功盡棄了。

      他們最多只有三五息的時間作戰,然后就必須跑路了,否則就想走都走不了。

      不過,他還是不甘心就此撤走,院子里的人如何打算,他沒有去干涉,他是打算將這個壞了事的小子抓走,活的帶不走的話,死的也算。

      哪曾想,這小小的制修,身法異常地詭異,東一轉西一轉,令他根本抓不住。

      惱怒之下,他直接打出兩個黑點,在夜色的掩護下,根本沒人看得到。

      李永生卻是身形猛地一頓,倒射而回,十幾點青光,打向對方。

      “好小子,竟然還敢沖我出手?”這位不躲不閃,手臂驀地變長,探手向對方抓去。

      若是擱在往常,他也不會如此魯莽,但是……這不是沒時間了嗎?

      下一刻,青芒打到他身上之后,被白色的微光阻住,然而緊接著,幾道青芒猛地炸開,化作一大團白霧。

      這正是雁九昔日的手段,李永生覺得不錯,用兩張趕尸符換了一些。

      同時他身子又是一閃,手中的長刀,向對方伸來的手斬去。

      “砰”地一聲大響,長刀和大手相碰,長刀被彈了回來,而大手炸裂了開來,消失不見。

      香火請神術,李永生的嘴角抽動一下,果然處處都是野祀的手段。

      沒抓住人?白霧中的高階司修微微一怔,旋即一嘬嘴唇,吹出一聲清亮的口哨,身子向斜后方倒射而出——必須走人了!

      然而,因為有白霧遮擋,他并沒有看到外面的情況,待他沖出白霧,才發現一柄雪亮的長刀,正向他的頭上斬來。

      下一刻,他的腦子微微一亂,緊接著,他就看到自己的身子緩緩倒地,脖頸處的血,噴出去足足有三尺遠。

      這家伙真的是制修嗎?這是他腦中最后一個念頭……

      李永生能斬殺此人,也是相當僥幸,當他聽到此人嘬唇吹哨的時候,就知道這家伙要跑路了,既然跑路,那肯定要選擇一個方向脫離戰場。

      他估計對方不會向前沖,因為前方雖然只有他一個制修,但是怎么也具備相當的糾纏能力,甚至還有可能使出陰損的手段。

      那么此人就剩下五個方向可以跑了,左前方、右前方、后方、左后方和右后方。

      兩個側前方,都不是很好的選擇,向后撤倒是不錯,但是最保險的,還是撤向側后方——如果丫有足夠的戰斗經驗的話。

      巧的是,在中土國,修香火愿力的修者,一向是被打擊的對象,所以野祀的高層中,大都系統地修煉過實戰技巧,也知道個體作戰的時候,想要脫離戰斗,最好是向側后方。

      向正后方撤退的話,很容易遭到對手的追殺——除非在撤退的同時,能布下陷阱。

      這些就說得多了,總之,李永生賭了一下,攻擊白霧外的左前方——也就是對方的右后方,而好死不死的,這廝就選了這個方向。

      發現方向選對了,李永生直接又用神識擾亂對方一下,干擾其防御能力,而他手上的長刀,也是刻了陣法的,終于是一刀斷頭。

      說僥幸,是真的僥幸,但是對方也確實是運氣太背了,導致自尋死路。

      他擊殺此人的時候,院子中七八名野祀直接跳出院子,一哄而散,有幾個人就向幾個方向跑——這也是野祀的特點,分散逃跑損失會最小,能最大程度地保存有生力量。

      張木子卻不答應了,她抬手一道雷符,將圍攻自己的一人打落在地,又打出一枚鐵釘,取了此人性命,然后銜尾直追另一名司修。

      剛才這兩人針對她的纏斗,配合得極好,弄得她也特別地狼狽——當時她連雷符都不能隨便發,此刻若不是他們要逃跑,她也不能輕松地殺掉一個,再追另一個。

      反正羞辱了北極宮中人,那就要付出血的代價。

      趙欣欣沒有出去追殺,院子里其他寄宿的修者,也有些微的猶豫——擒殺野祀,固然能得到玄女宮的賞賜,但是這黑天半夜的,追出去萬一中伏,那真的是得不償失。

      就這么一猶豫間,因為那些野祀逃跑,光罩露出的大洞,又開始緩緩恢復,恢復成了那種有拳頭粗細裂縫的光罩——野祀身上有識別牌,能短暫破開陣法。

      這些人再后悔,也來不及了,不過很快地,他們就將心思放到了救治己方傷者中。

      李永生又找到一個陣基,將其摧毀,剩下的四個陣基,他卻是收了起來——能布陣的材料,多是好東西,他現在可正鬧窮呢。

      他才收起這些,張木子就回來了,手里拎著一張網——她活捉了那名司修。

      見到黃色的光罩消失,她看李永生一眼,“你這陣法水平,真的很牛啊!

      “僥幸,僥幸而已,”李永生干笑一聲。

      “一刀斬了高階司修,也是僥幸?”張木子怪怪地看著他——須知我也是高階司修。

      李永生破開第一塊陣基之后,她的大部分心思,都放在了他身上,所以看得一清二楚。

      “那真的是僥幸,”李永生笑著一攤手,“那廝運氣太差了一點!

下載地址

河南快赢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