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都市娛樂 > 都市生活 > 醫手遮天
醫手遮天

醫手遮天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1.90 M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7-09-13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鱘魚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修仙界宗門遭遇大劫,水德真君一縷元神穿梭位面,奪舍了一個因為失戀而尋死的大學生的身體,借鄭彬這個身份生活在都市里,繼續修煉。
      在修煉的過程中,圍繞著他發生了各種故事,救治高危產婦,醫治失心少女,吊打欺人惡少……
      逐漸在世人眼中綻放出光彩,隨著實力的提高,麻煩也不斷,周旋在各色人當中,妙手仁心治病,嗜血魔心治小人,惡人,同時也收獲了幾位紅顏知己的青睞,笑傲仙凡。
      霍香好像空白的雙眼慢慢恢復焦距,看清楚面前的人,雙手抱著岳蕓的腰,埋首在岳蕓身前哭泣:“我和王苮兒有什么區別?我就是他的累贅,是他的掃把星,再有一次,我怕后悔都來不及!

      “香香不哭!痹朗|勸著霍香別哭,她的眼淚卻控制不住的落下來,風雪中相依相偎,鵝毛大雪掩蓋了地上的痕跡,掩蓋了墻邊的針管。

      私立醫院的高檔病房內,鄭彬身上蓋著潔白的床單,手背上扎著針頭輸液,雙眼驀地睜開,眼中起初是六七個瞳孔,無比妖異,逐漸合而為一。

      “竟然就這樣突破了煉氣期,雖然不盡如人意,可終于還是進階了筑基!

      鄭彬扯掉手背上的輸液針,感受著和煉氣期截然不同的境界,臉上有興奮,激動,還有一點點的失落。

      “進階之后就魔化,根植魔種,現在想要改個主修功法都不行,這算是樂極生悲嗎?”

      “雞肋就雞肋吧!比雞骨頭強,步入筑基期,我有很多手段可以彌補功法上的不足,再挑選幾樣輔助功法,進境一定可以快的飛起!

      鄭彬深知煉氣期修仙者的弱小,在這樣的凡人界也沒有安全保障,可筑基期不一樣,完全是兩個層次。

      他謹小慎微,小心翼翼,終于再次成長起來,度過了修仙者最為脆弱的一段時期,有理由意氣風發,也有這個資格。

      “對了,霍香!编嵄蛐膽鸭な幍挠直挠痔,隨后想起霍香,推門而出,遇到一個醫護人員就問霍香在什么地方。

      “什么?兩天前就出院了?我在這里住兩天了?”鄭彬的好心情瞬間從高峰跌到低谷,剛才的所有高興情緒,一掃而空。

      “怎么可以這樣?蠢女人!编嵄蛞老∮行┯∠,在他進階筑基期魔化之際,是霍香的眼淚讓他恢復了一絲清明,而且他純陽之身不再,肯定也是那時候和霍香發生了什么,結果為什么還會這樣?

      鄭彬失落了一會,精神再次振奮:“我看你能躲到哪里,躲到什么時候,我是為誰辛苦為誰忙?至少有一部分的努力是為了你,我終于可以做一個真正的男人了,你卻跟我繼續玩消失,玩上了推拉戰術,等我逮到你,非打爛你的屁股不可!

      “王苮兒那丫頭找到沒有?”鄭彬又想起了失蹤的王苮兒。

      這都是什么事兒?以前一個個倒貼倒追,他必須躲著,生怕越雷池一步,現在全都落跑,把他當什么了?瘟疫嗎?

      鄭彬換好衣服,準備先去陸家看看,路過一間開著門的病房,鄭彬頓住腳步:“那個誰?算你運氣好,這么快就能給你根治!

      病房內躺著的人是姜瑜,床邊還站著幾個醫生,不知道在討論什么,鄭彬走過去擠開人群,手指搭在姜瑜的手腕上。

      “嗯?”鄭彬臉色微變,本以為面對姜瑜這種狀況手到擒來,現實貌似比他想的要棘手些。

      “診斷結果是什么?”鄭彬看著一個醫生手里拿著腦部掃描的結果,問道:“腦子真出了問題嗎?”

      “應該是窒息性腦組織損傷,大腦一度缺氧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結論是語言區域缺損,智力會逐漸退化到十歲以下……”

      “陸明那個混蛋,是想要殺了你吧?”鄭彬望著雙眼怯怯的姜瑜,伸手把姜瑜拉下來:“走,我這次保證把他打到爹媽爺奶都認不出來的程度,打完再治,治好再打!

      鄭彬順手牽羊從這家醫院的血庫里凝成了上百顆血魄帶走,和姜瑜坐上出租車直奔陸家。

      “你放心,等藥園里的藥材可以用了,我第一時間給你煉制一顆靈丹妙藥,保證藥到病除,不過到時候,你要面對的局面絕對不輕松,恐怕還不如現在這樣無憂無慮呢!永遠活在七八歲,四五歲,對你來說也許更好!

      姜瑜嘴里叼著一袋牛奶,完全聽不懂鄭彬在說什么,鄭彬看著這樣的姜瑜,回想起和姜瑜見過的幾次面,越想火越大。

      再臨陸家大宅,鄭彬的感知瞬間籠罩,立即確定了陸明的位置,領著姜瑜上樓,有幾個保鏢想要攔下他,全被他放倒在地。


      第235章 斷姻緣

      陸明自從讓蘇媚找人活埋鄭彬和姜瑜,一直沒有得到梁少亭的回復,乍一看到鄭彬登門,陸明臉色驚變。

      沒等他有所反應,手腕被鄭彬抓住,隨即一股熱流滾蕩全身,身上的傷痛大為減輕。

      還沒等陸明體會這種舒服滋味,鄭彬的拳頭雨點般落下,這次骨折就不是七八處那么簡單,簡直是要把陸明的骨頭全都砸斷。

      “咯咯……”

      陸明被鄭彬折騰著,生不了,死不了,和陸明凄厲慘叫對應的是姜瑜歡快的笑聲。

      看到陸明被打,讓她本能的感到高興吧!畢竟智力再退化,烙印進腦海的恐懼和恨意始終會有印象,鄭彬此舉,她焉能不解氣。

      “你打夠了沒有?既然因為苮兒你不會打死他,又何必呢?你只是為姜瑜出氣?你們的關系沒好到這種程度吧?”門口,梁淑儀阻止了鄭彬再一次的施暴。

      “好到什么程度,跟你有關系嗎?”鄭彬沒有給梁淑儀好臉色,電話里那通爭吵可是很激烈呢!

      “你想知道的話,給你現場直播一下也沒問題!编嵄蚬室鈿饬菏鐑x,在姜瑜的臉蛋上捏了捏。

      梁淑儀咬咬牙,那天晚上,梁淑儀發動人手尋找王苮兒,算是徹底清楚了鄭彬的人脈。

      陸家在鄭彬手中被摧毀輕而易舉,她是真的相信了鄭彬的話,如果不是因為王苮兒,陸家必定灰飛煙滅。

      “苮兒還沒有找到!

      梁淑儀一句話,讓鄭彬呼吸停頓,氣人的興致也沒了:“只要她還活著,我會找到!

      看見鄭彬要走,姜瑜小碎步的跟在鄭彬身后,梁淑儀拉住了姜瑜的手,對鄭彬說道:“讓她留下吧!我會照顧好她!

      “等我把她治好,讓她自己選擇!编嵄蛲瑯永〗さ牧硪恢皇。

      姜瑜看看梁淑儀,又看看鄭彬,選擇抽回了梁淑儀那邊的手,梁淑儀欲言又止,望著兩個人的背影,只能一聲嘆息。

      西山秦家,鄭彬這次來不是尋仇報復,而是求人,盡管鄭彬現在擁有輕易擊殺秦卿的能力,但是香火道善于求神問卜,鄭彬對此不擅長,想要求人自然不能做出踢館的舉動。

      沒有驚動秦家的旁人,鄭彬帶著跟屁蟲一樣的姜瑜,走進秦卿的房間。

      看到鄭彬,秦卿面帶驚容,他修養了兩三天,才略微恢復了幾分,鄭彬看起來卻活蹦亂跳,難道之前的交手,鄭彬手下留情了?

      鄭彬沒有廢話:“找人找不到,幫我斷一下生死,我知道你會這個!

      秦卿苦笑,求神問卜同樣需要消耗香火之力,但鄭彬的這個請求,他沒法推卻。

      秦卿點燃三炷香,香火像是被風扇吹著,燃燒的非?,煙霧卻凝而不散,在空中堆積匯聚成了繁復的圖案。

      張口一吸,香火被秦卿吞入口中,臉上沁出一層細密的汗珠,顯示他很賣力氣。

      “生,還是死?能斷到什么方向嗎?”鄭彬的問題很簡潔。

      秦卿擦了擦臉上的汗水:“我道行有限,不敢斷言,生的可能性在八成以上,西南方!

      鄭彬點頭表示感謝,大家都不是真正的神仙,哪能看透六道三界,但是香火道的求神問卜之術,可信度比街頭算命的高上許多倍,這個結果對他來說是個極大的安慰。

      秦卿叫住想要離開的鄭彬:“你現在,是什么境界?你我切磋之際沒有出全力?”

      鄭彬不置可否,底細自然不能泄露:“什么境界?僅次于高祖吧!我想我很快就能追上他!

      秦卿皺眉,確定鄭彬已經走了,突然口出煙火,剛才吞入口中的香火再次出現。

      看著空中出現那些煙火花紋,秦卿口中嘖嘖有聲:“人生聚散無常,風云變幻還驚,相親相現知何日,此章此闕難為情,這一卜有點意思,尋人可以,又能斷姻緣,讓我算一算!

      秦卿一時技癢,剛要解析這一次的卜算,突然張嘴噴出一口老血,瞬間像是蒼老了十歲,凝聚不散的香火被他的血吹散,竟然倒霉的傷上加傷。

      萬米之外的鄭彬,嘴角抽動,臉上隱含得意,他不是故意報復秦卿,但秦卿的舉動被他看破,不讓秦卿吃個虧,實在太便宜那老小子了。

      “今天是值得慶祝的日子,結果身邊沒有一個人陪著,這份喜悅也無人分享,梁少亭說作的越歡,死的越快,仔細琢磨有些道理!

      鄭彬說完,身邊的姜瑜朝前方指了指,很應景的那里有一塊招牌,霓虹閃爍。

      “喝一杯?”鄭彬想到這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腳步,如今的他有了筑基的修為境界,酒精過敏的體質肯定不存在,不由得躍躍欲試。

      鄭彬看看身邊的姜瑜,搖搖頭:“跟我慶祝的居然是你這個傻萌蠢,是你好命還是我歹命呀?”

      姜瑜不說話,鄭彬自問自答:“好歹都這樣了,總比一個人喝悶酒要好!

下載地址

河南快赢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