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都市娛樂 > 都市生活 > 黃金瞳
黃金瞳

黃金瞳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3.48 M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6-11-22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打眼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典當行工作的小職員莊睿,在一次意外中眼睛發生異變。
    美輪美奐的陶瓷,古拙大方的青銅器,驚心動魄的賭石接踵而來,他的生活也隨之產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眼生雙瞳,財富人生
      但是所謂的惡綹,常常都是貫穿了整塊毛料的,如果換一塊體積稍小一點的原石,恐怕在場的這些人,連看的興趣都不會有,那指定就是必垮無疑的。

      拿了粉筆之后,莊睿裝模作樣的在毛料上畫了一下,然后扔掉粉筆,拍了拍手,直接啟動了切石機的電源,對著那條惡綹向下切去。

      由于本來就是條縫隙,并且里面的結晶體都已經風化了,雖然那縫隙不是筆直的,但是切下去也很輕松,隨著那巨大的合金砂輪與石頭摩擦所發出的“咔咔”聲,在莊睿身周到處彌漫著碎屑石粉。

      “彭飛,打盆水來……”

      在將合金砂輪下面那三四十公分大小的地方切進去一個豁口之后,莊睿停下了手,因為要將石頭挪動,必須兩輛裝貨鏟車同時運動才行。

      在將原石上的那個縫隙加大之后,莊睿用清水清洗了一下,已經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形了,結果自然是不言而喻的,并沒有出綠。

      兩輛鏟車重新固定好毛料之后,莊睿又沿著縫隙往下切去,如此進行了三次,他才把這半邊給切開,由于毛料厚度較大,必須將其翻個身子,從另外一邊如此再切下去三刀,才能將整塊毛料給解開。

      那個擦面是在惡綹背后靠近頂端的地方,將毛料從中間切開,并不會碰到擦面,莊睿拿粉筆畫好線后,“咔咔”聲響起,又接著切了起來。

      “有可能賭垮掉啊……”

      “是啊,剛才看那小伙子的臉色,半邊切面沒有出翡翠……”

      “這惡綹很深呀,看來出綠的可能性不大了……”

      旁邊人群里,響起了“嗡嗡”的議論聲,不能說是眾人見風使舵,而是事實勝于雄辯,切開了半邊料子,從合金齒輪帶出來的那些石頭碎屑,經驗豐富的賭石師傅就能看出來,里面是否有綠?但是從目前來看,還沒有一絲出綠的跡象。

      “小睿,休息一下再切吧……”

      一直站在旁邊的秦浩然,這會面色變得很凝重,他和站在外圍看熱鬧的那些人不同,在莊睿剛才清理碎石屑的時候,他就看出來了,這塊料子上的惡綹,不但是長度幾乎和整塊毛料相同,就是厚度,也差不多貫穿了整塊原石,這和莊睿的設想,已經是有了偏差。

      “沒事,秦叔叔,我把它切開之后再休息……”

      雖然這會已經整整切了近一個小時了,莊睿額頭上滿是汗水,但是他的手依然很穩,沿著自己劃好的白線,按部就班的往下切著,有近一米的地方,都已經和對面的切口相連了,只不過還有二十多公分的樣子,就能將這塊毛料一分為二了。

      “嚓嚓……”

      在鏟車移動了第三次之后,莊睿抬起了切石機,那合金砂輪空轉著發出了的聲音,猶如打鼓一般,敲擊著在場眾人的心臟,像莊睿的這種切石方法,那就是直搗黃龍,是否有翡翠,馬上就可以知曉了。

      兩輛鏟車各自托著半塊毛料,緩緩的向后開去,頓時,兩個光滑的切面,呈現在了眾人眼前。

      黑色的蟒紋,黃色的結晶體,紅色霧狀絲綹,白色的碎石屑,都在切面上表現了出來,只是這最重要的翡翠,卻是不見影蹤。


      第463章 暗標(七)

      “唉,又賭垮了一塊……”

      “今年的公盤有點兒邪行啊……”

      “是啊,這兩塊毛料加起來一億多,就買了兩塊破石頭……”

      眼前發生的一切,似乎不需要多加解釋了,明白什么叫做賭石的人,自然就明白這一刀下去意味著什么。

      這地球上什么資源都少,但是漫山遍野的石頭,卻是應有盡有,賭石不是賭的那種石頭塊子,而是賭石頭里面的翡翠,切出綠來,還不能說是漲是垮,因為畢竟要參考下購買毛料的價格。

      但是這一刀切下去,什么都沒有,即使是再外行的人,也能看出來,這一刀,是切垮掉了。

      之所以說是這“一刀”切垮,而不是說整塊毛料都垮了,那是因為在賭石圈子里,第一刀不出綠,而后大漲的事情,也不止發生過一次,但是從總的比例來看,還是賭垮的可能性比較大。

      巨大的嘆息聲,從圍觀的人群里響起,不過大多數人都是憂心忡忡,兩塊石頭接連賭垮,讓他們對于此次緬甸翡翠公盤上的原石毛料,信心立馬下降了幾十個百分點。

      雖然莊睿的這塊惡綹毛料賭垮,要比前幾天那塊十拿九穩賭漲的毛料,從心理上更容易接受一點,但是一想到那近8000萬RMB的價格,就讓每個人心里都變得沉甸甸的,現在是莊睿賭垮,或許下一個,就輪到了自己。

      “小兔崽子,輸你8000萬,看你這次還能不能翻身……”

      人群里自然也有高興的人,許振東這會已然忘記了,他剛才還買了五萬塊莊睿賭漲呢,不過相比現在所看到的情形,讓許振東再扔出去五十萬,他也是心甘情愿,典型的損人不利己,此時許振東那是老懷大慰,身體里早就笑得個骨質疏松了。

      前來主持此次現場解石的那位組委會官員,這會站在那里也是左右都不得勁,莊睿這一刀切垮掉,他心里也是“咯噔”一下,沉到了谷底,這會正思量著,是不是往上面匯報一下,今天會場再提前點時間開門算了。

      ……

      一直在人群里晃蕩的大D,擠到了馬胖子身邊,一臉賊笑著說道:“馬總,您剛才說的一個億賭漲,我現在還受理啊,您還壓不壓?我收您八千萬就行了……”

      “滾一邊去,你他娘的叫戴小人算了,誰給你整了個君子的名字呀……”

      馬胖子雖然知道大D是開玩笑的,但還是氣不打一處來,在馬胖子看來,莊,F在可是在幫他受過啊,因為要不是莊睿出手截胡,那現在哭喪著臉的,保證就變成自己了。

      “小睿,這塊料子,出綠的可能性不大了……”

      秦浩然蹲在地上,仔細的擦看了一下兩半毛料的切面,不由搖了搖頭,從現在的表現來看,這塊8000萬拍下來的標王,甚至不如前天吉祥珠寶的那塊料子,別管怎么說,那塊毛料還掏出了幾百萬的翡翠玉肉呢。

      “那不一定,秦叔叔您看,這裂綹所經過的位置,都沒有產生翡翠,連破壞兩個字都稱不上,但這又的確是塊老坑種的打坎木場原石,出翡翠的幾率一般都在七成以上,所以,我還是很看好這塊毛料……”

      莊睿經歷過多次賭石切石之后,不但上手經驗豐富了很多,就是理論知識,他說起來也頭頭是道,聽得秦浩然連連點頭,剛才郁悶的神色一掃而空。

      “那小伙子很沉得住氣啊,居然是面不改色,還在喝水……”

      “屁的沉住氣,那是故作鎮定,8000萬RMB啊,裝麻袋里給你,你都扛不動……”

      “別吵,那小伙子又準備切石了……”

      圍觀的這些人,看到莊睿那面無表情的樣子,有心生佩服的,也有故作不屑的,但是因為這塊毛料體積太大,說不定下面還有好戲看,所以并沒有像上次那樣,一刀下去之后,統統都散場了。

      莊睿走到切石機旁,忽然改變了主意,伸手把彭飛召了過來,說道:“彭飛,你來解吧,讓你過過手癮,這一刀下去,可就是幾千萬啊,哈哈……”

      “莊哥,讓我來?”

      彭飛用手指著自己,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得,我來就我來,您說怎么切吧?”

      彭飛是北京人,性子本來就很直率,看到莊睿點頭之后,他也不客氣,卷起袖子就站到了解石機旁邊,這機器操作起來很簡單,剛才彭飛看莊睿用了一次,早就看明白了。

      “用這齒輪往下切,把這塊料子切成三段……”

      剩下的這兩塊毛料,雖然只是一半,那重量也不是莊睿能搬得動的,莊睿招呼開鏟車的司機,連比劃帶說,將里面沒有翡翠的那半塊料子,重新給放到了切石機上面。

      莊睿的這番舉動,讓圍觀的人看的紛紛搖頭,這小伙子做事忒不靠譜了吧,找個外行人去切石,萬一里面有翡翠,那不是要傷到玉肉了。

      解石其實是個力氣活,壓著切石機的手柄往下切,并不是那么的輕松,彭飛雖然身體強健,但是在把那半塊毛料切成三段之后,也是累的一臉大汗。

      結果正如眾人所料,石頭里面空空如也,不過倒是出了很多紅霧,按說這是出翡翠的正像,但是那分成了三塊原石的切面上,并沒有出現大家想看到的東西。

      “走吧,沒什么好看的了……”

      “是啊,這塊料子肯定垮了,幸虧我當時沒追……”

      “你是沒錢追吧?哈哈,走了,今天說不定又能早進場……”

      看到這個情形之后,圍觀的眾人終于開始散開了,這一塊毛料是從中間分開的,按照常理來說,兩邊在地底形成的環境都差不多,一邊沒有產生翡翠,另外一邊基本上也是如此的。

      “行了,你也累了,我來解下面的吧……”

      莊?戳讼聲r間,還有半個小時,玉石交易中心就要開門了,他也不想再裝下去了,從連切四刀連垮,再到大漲,想必自己今天絕對會給這些人一個難忘的記憶的。

      “走的就怪您沒眼福了……”

      莊?戳艘谎勰切┺D身離去的人,默默的招呼鏟車司機將另外半塊毛料,放到了切石機上,并且將留有擦面的毛料頭斷,擺在了切石機的齒輪之下。

      只是莊睿的舉動,在那些人看來,不過是一種不死心的垂死掙扎罷了,而大D已經在那邊算賬了,賭垮一賠一,他今兒似乎自己還要往里面貼上不少錢。

      “咔咔……”

      合金齒輪與石頭的摩擦聲又響了起來,只是此時還關注這塊料子的人,從上千人變得只有秦浩然夫妻和馬胖子宋軍了,不過就連秦浩然,在看到那半邊毛料里面什么都沒有的時候,心里也是做了最壞的打算了。

      這會幾人想著的,是等下如何安慰莊睿,年輕人受到這么大的打擊,不要想不開,他們都是知道莊睿身家的,這近8000萬的資金,足以讓莊睿傷筋動骨了。

      沿著那個開窗的切面,莊睿右手用力,將合金齒輪切入了進去,這里的石頭結構似乎有些松散,齒輪切入后的震動,讓巴掌大小的石頭塊,紛紛掉落在了地上,說是在切石,倒好像把那擦窗給放大了一般。

      “小睿,停下,快!快停下來……”

下載地址

河南快赢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