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言情耽美 > 純愛耽美 > 弦音夢相思
弦音夢相思

弦音夢相思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154.41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7-09-13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逝水之戈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如果這就是你想要的結局,那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是成全你。
    我不怕生不怕死不怕你恨我也不怕你忘記我,我唯一怕的,就只是一個你而已。
    一別十年,生死茫茫。那么多的日日夜夜我竟都一個人從中走過,那么多的相思與煎熬,我只是偶爾的回想,都會心生絕望。
    我只是恨自己,無能為力。
    我只是愛你,不可救藥。
    我只是愿為你化進塵埃里,鬢染塵霜,零落成泥散落在你的世界里,此生不離。
      過了半晌才聽見孟元年頭沖他喊著:“阿元,你家洗發精怎么找不到!

      他使勁捶了捶床才飛快的跳起來,轉身看孟元年:“就在里面的架子上,自己找去!

      孟元年無語的看著他氣鼓鼓的樣子,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啪”的關上門用不大的聲音嘀咕著:“自己找就自己找,阿清真是太讓我傷心了,都不關心我了,這么冷的天還讓我凍著找東西。太傷心了,看來我應該回自己家去的!

      莫清弦聽著孟元年那明顯放大了說給他聽的話,一瞬間氣得笑起來,他沖著浴室里的孟元年喊著:“凍死你算了,誰讓你兩年了都不聯系我,活該凍死你!

      “我那不是怕某人哭哭啼啼的要我回來陪他嗎,我這都是為你好,萬一我聯系你了你對我思之如狂如瘋如魔如癡如醉如饑似渴如... ...”

      “你才如饑似渴,孟元年你個大文盲,大笨蛋,你個... ...”莫清弦話說到一半孟元年突然披著睡衣打開了門,一邊扣著扣子一邊似笑非笑的的說道:“我個什么?”

      “你個... ...”莫清弦憋紅了臉,擠了半天才說出來:“你個爛人!對,就是爛人!

      孟元年“噗”的笑出來,他瞇著眼睛眼尾挑起來,眼尾的那顆痣在燈光下若隱若現。他赤著腳踩在木制的地板上,頭上搭著根干毛巾,莫清弦突然想起前段日子剛看的《霸王別姬》,里面的張國榮演的虞姬真真是風華絕代,然而此刻看到孟元年,他才突然明白什么叫做盛世美顏。

      他的美是冷峻的,溫柔而不女氣,明媚又帶著剛厲,威嚴與美貌并存,只叫人舍不得移開眼去。莫清弦低著頭迅速的抱起睡衣沖進浴室里,說著:“我去洗澡!痹掃沒說完門已經關上了,孟元年單手擦著頭發,忍不住笑出了聲。

      “還是像個兔子似的,長不大!

      還是像以前一樣,這么單純干凈。

      還是,這樣的,可愛。

      而我,卻已經變了。


      第32章 拾五

      我們曾經有機會相愛的,我們曾經是相愛的,可是我們為什么還是沒能在一起?難道是因為我太貪心,竟想要獨占那么美好的你,所以上天懲罰我叫我們此生不得相聚?

      ――莫清弦

      孟元年赤著腳在房間里走來走去,停在書桌前,看上面放著兩個最新版的音響,一旁的盒子里放著磁帶。他隨手拿起一版上面印著張國榮那張帶著憂郁的臉,他翻看著另一面上面寫著曲目,第一首就是《風繼續吹》。他拿在手上顛了顛,他已經忘了有多久沒唱過歌了,唯一還記得就只有這一首。

      他打開音響將磁帶插進去,音箱里想起“嘶嘶”的轉動聲,跳過曲目開頭就響起張國榮獨特的帶著憂傷味道的聲音。

      我勸你早點歸去

      你說你不想歸去

      只叫我抱著你

      悠悠海風輕輕吹冷卻了野火堆

      我看見傷心的你

      你說我怎舍得去

      哭態也絕美

      如何止哭

      只得輕吻你發邊

      讓風繼續吹不忍遠離

      心里極渴望希望留下伴著你

      風繼續吹不忍遠離

      心里亦有淚不愿流淚望著你

      聽著聽著孟元年就輕聲跟著一起唱起來,他知道的明星不多,可唯一喜歡的就只有這么一個。他記得父親生前也對他很是贊美,時常會放著他的歌坐在院子里乘涼喝茶,或者小憩。

      一晃眼,距離那噩夢般的日子,竟已經過去三年了。三年,時間帶走了太多東西,它看起來只是這么短,可是在走過那每一個日日夜夜時,卻又都是那樣的漫長。三年,足夠他從一小孩成長到獨當一面的家長,三年,足夠太多人改變一生。

      “阿元!蹦逑译p手捂著毛巾擦頭,忍不住喊了一聲。他不想看到孟元年那一副寂寞憂傷的樣子,仿佛難過的要撐不下似的。他撲進他的懷里,用半濕的頭發蹭著孟元年的胸口:“阿元,我會一直陪著你的,你不要再悄悄的走了!

      孟元年抬起手替他擦著頭發,笑的很是歡喜,他說:“阿清,你如果留長發肯定好看。我以前就在想,如果你穿上長袍,挽上發髻,一定很好看!

      “你做夢呢,這都什么年代了,誰還穿長袍留長發。要真那樣我得被夢若他們笑死!蹦逑遗拈_孟元年的手自己胡亂的拿著毛巾揉著頭,仰著臉頭說:“你先把自己的頭發擦干了,小心感冒!

      “呵,我可不是你,我身體好著呢!泵显陙G開手上的毛巾,仰面躺倒在床上,“真懷念啊,好久沒跟阿清一起睡了。我還記得你以前把我踢下床來著,睡相真是差勁透了!

      “那你還是睡地上吧!蹦逑襾G過一枕頭砸在孟元年的臉上,“砰”的砸個正著,他忙忙的撲上去拿開枕頭,急切的罵著:“你傻了,怎么不躲開?”

      “躲不開!泵显觊]著眼睛癱在床上,一動不動的躺著,眉頭皺成一團輕聲的說著:“累死了,不想躲。你打吧打死我算了,反正阿清最心狠了!

      莫清弦坐在他身上伸手掐著他的脖子,故作兇狠的威脅說:“那我掐死你算了,反正我最心狠了,才不會手軟!


      第33章 拾五(2)

      孟元年猛地一翻身將在壓在身下,頭枕著他的胸口笑起來:“你真傻,我剛剛都騙你的,笨蛋!

      “... ....”莫清弦心油然生出一種,既生瑜何生亮的挫敗感,他伸手推了推孟元年的頭:“起開,你重死了!

下載地址

河南快赢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