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言情耽美 > 現代言情 > 我還沒摁住她
我還沒摁住她

我還沒摁住她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424.37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8-08-20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星球酥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文案一:
    吵過架后。
    秦渡掛了電話對朋友冷冷道:“等著瞧,這小孩過會兒就得來屁顛屁顛給我打電話道歉。”
    一個小時后。
    秦渡冷不丁冒出一句:“我就不該浪費時間和她吵架。”
    又過一小時。
    秦渡胸臆難平:“老子有錯嗎?沒有啊!”
    他朋友道:“……”
    “媽的……”秦渡摁滅了煙,難以忍耐道:
    “我得給她打個電話。”

    文案二:
    身邊有她熟睡的夜晚數羊沒用,
    數到五千六百八十九只也沒用。
    我一夜無眠,在天亮起的瞬間,親吻了她,
    這一生沒愛過這樣的人,
    我吻得格外青澀。
    ——秦渡日記。2017

    “我也曾把光陰浪費甚至莽撞到視死如歸,卻因為遇上你而渴望長命百歲。”

    “——你老說我小氣。”
    秦渡將許星洲捉住雙手摁在沙發上時,許星洲還在試圖撓他兩把。
    “不就是小氣嗎,小氣鬼!”許星洲撓著他喊道:“你別動我,再動我就不喜歡你了。”
    “——你又忘了師兄有多記仇了……”秦渡摁住那個女孩,沙啞地道:
    “許星洲,馬上給師兄躺好。”

    數學系壞蛋學長 x 新聞系小浪蹄子
    不甜你們打我!薄荷味兒小甜文~

    內容標簽: 都市情緣 勵志人生 甜文 校園
    搜索關鍵字:主角:許星洲,秦渡 ┃ 配角: ┃ 其它:

    【vip強推獎章】【作品簡評】
      許星洲是新聞學院的大二學生,她熱愛挑戰沒做過的事,一次酒吧的“放飛自我”,讓她遇到了秦渡。秦渡一眼看上了她,在酒杯下放著自己的手機號碼,用最傳統的方式搭訕,卻眼睜睜看著許星洲把紙條揉皺,丟了……幾周后的學生會主席換屆,兩人意外打了個照面,許星洲這才反應過來,這位新主席就是那晚在酒吧結下梁子的秦渡。在不斷的相處中,被她的生命力吸引的,無論如何都沒活明白的秦渡看到許星洲身后的萬丈深淵,那燃燒的生命后的崩潰和絕望。。
      男女主的性格極其有意思,作者文字細膩美好,青春洋溢,故事情節不落俗套,又甜又萌,是不可多得的佳作。
      ——還是:‘你穿成這樣,哪有來干活的樣子?’呢?
      他好像是兩句都說了。
      ——分明她已經那么認真地活著了。
      許星洲明明已經像明天即將死去一般去體驗,去冒險,去嘗試一切,付出了比常人多幾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努力從泥淖中爬出來,以像常人一般生活,以去愛一個人。
      然而不是說努力就能爬出泥淖的。
      而且,她在泥潭中愛上的那個人,連許星洲精心打扮的模樣都看不上眼。
      許星洲難受得不住掉眼淚,抽抽噎噎地咬住自己的手背,不讓自己抽泣出聲。
      不能被發現,如果那個人要拍照的話就要咬他,她想。
      ——然后,那個人拽住了許星洲面前的那個桃枝。
      和昨晚那棵樹不一樣,今天許星洲面前的枝丫非常粗,許星洲狼狽地瑟縮成了一小團,那個人拽了兩下,似乎意識到拽不動。
      許星洲連動都不敢動,眼眶里滿是淚水,哆嗦著朝上天祈禱‘讓他快走吧’。
      上天大概又聽到了許星洲的懇求,那個人的確后退了。
      許星洲見狀,終于放松了一點。
      ……
      然而下一秒,那個人抬起一腳,啪一腳踹上那根枝丫!
      這人力氣特別大,絕對是常年健身鍛煉的力道——那一剎那,遮掩著許星洲的枝丫被他踹得稀爛,呱唧掉在了地上。


    第45章
      -
      那一剎那桃樹枝椏被踹斷,木質撕裂般裸露在外!
      那個人又踩了一腳,將枝子徹底踩了下來,接著他蹲下了身,是個渾身淋得透濕的男人。
      許星洲眼眶里還都是眼淚,看到秦渡,先是懵了一瞬。
      她那一瞬間想了很多……譬如秦渡怎么會在這里,他怎么會知道我在這兒,但是接著許星洲就呆呆地想:
      ——我一定很難看,我頭破掉了,到處都是泥巴,也沒有穿裙子,臉上也臟臟的。
      而秦渡,連打扮過的她都不覺得好看。
      緊接著許星洲的眼淚吧嗒吧嗒地往外滾落,和著雨水黏了滿臉。
      秦渡蹲在她面前,淋得像一只耷拉著毛的野狼,看不清表情,而許星洲破碎地嗚咽著亂躲,無意識地尋找能藏身的角落。
      秦渡啞著嗓子道:“……小師妹。”
      許星洲沒有理他,她的喉嚨里發出難堪的嗚咽,無意識地用頭撞了好幾下墻,那墻上滿是灰和泥,秦渡眼疾手快地以手墊住了。
      “沒事了,沒事了,”秦渡以手心護著許星洲的額頭,痛苦而沙啞道:
      “——師兄帶你回去。”
      許星洲發著抖閃躲,秦渡脫了外套,不顧她的躲避,把許星洲牢牢包在了自己的外套之中,以免她繼續淋濕——盡管那外套也濕透了。
      許星洲啞著嗓子,喉嚨里發出破碎不堪的抽噎,她似乎說了些什么,也似乎沒有。
      秦渡心里,如同被鈍刀子割了一般。
      黑夜之中,那個女孩渾身都是泥水,身上臟到分辨不清本來的顏色,狼狽不堪,像一枝被碾碎的睡蓮——而秦渡跪于落葉上,將那個姑娘抱了起來。
      雨水穿過長夜,燈火漫漫,十九歲的許星洲蜷縮在他懷里,小動物一般發著抖。

下載地址

河南快赢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