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言情耽美 > 古代言情 > 后妃保命準則
后妃保命準則

后妃保命準則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422.34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8-10-25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木木木子頭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景帝:愛妃知道在后宮生活的第一要素是什么嗎?
    沈玉珺:保命

    景帝有些皺眉,想想也是,那第二呢?
    沈玉珺:保命

    景帝已經黑臉了,那第三呢,能不能保住命就看你的回答了?
    沈玉珺:……

    女主生存準則:少行少錯、少說少錯、少做少錯
    女主進宮的目標是:保著命,熬資歷……熬資歷……熬資歷……
    可以的話,再生個孩子。

    內容標簽: 勵志人生
    搜索關鍵字:主角:沈玉珺 ┃ 配角:景帝 ┃ 其它:

    【VIP強推獎章】【作品簡評】

    沈玉珺在家族最沒落的時候進了宮,原想在后宮一心保命,熬資歷的,沒想到她的這份不思進取竟入了皇帝的眼。在宮里,她心思通透,但又一路明哲保身給自己走出了一條錦繡路。她此生最幸運的就是遇見了一位比她活得更明白的皇帝。
    女主淡然聰明,活得清醒明白,不強求、不妄求,一心過好自己的日子;男主冷眼看后宮,強勢把前朝,睿智圣明,又惡趣味滿滿。文章情節緊湊,自然流暢,不浮夸、不狗血,偶帶輕松。
    麗妃說完就毫不猶豫地把藥丸放入嘴中,閉上眼睛咽了下去,只不過眼角溢出了一顆淚珠,沿著臉頰一直向下:“嬤嬤,等會你就去請皇上吧。”聲音沒了之前的嬌媚,雖然聽著還是嬌軟的,但卻帶了些悲傷。
    常嬤嬤眼睛也有些濕紅了:“娘娘,您這是何苦呢?”
    “呵……”
    景仁宮里,皇后聽著容嬤嬤的回話,嘆了口氣:“都是些不省心的。”
    “娘娘也不要再擔心了,由著她們去吧,”容嬤嬤也知道皇后的苦,中宮無子,這宮里頭懷了皇嗣的妃嬪還一個個的保不住胎,外面早就傳得不像樣子了。
    皇后撇了撇嘴,眼里帶著無奈:“本宮倒是想撂開手不管,但是要是楊氏的孩子再沒了,估計宗室就要有話說了。”
    “只要皇上沒怪罪您,想必宗室也不敢多嘴,”容嬤嬤覺得這幾次皇上還是挺英明的,竟然一點沒有因為皇嗣的事怪罪皇后。可見皇上心里也是清楚的,都是那起子小賤人自己作的,皇后娘娘這可沒有一點歪心思。
    “那楊氏也是個不安分的,”皇后想到連玥閣跟昭陽宮的官司,就忍不住要說兩嘴:“懷著身孕還去招惹沈氏,她要不是做了什么事惹火了沈氏,就依沈氏那個性子,絕不會跑去她連玥閣的。把人給得罪了,還裝著一副無辜的嘴臉。要不是因為她肚子里的那塊肉,本宮今早才懶得說一嘴。”
    “娘娘說的是。”
    “哼,先由著她,”皇后想想都生氣:“本宮只管保著她肚子里的孩子,至于其他本宮也不想管。”她也管不了,沈氏得寵,明眼人都是看著的。不過她現在唯一還算安慰的是,沈氏是個安分的,雖然得寵,倒也規矩。
    昭陽宮里,沈玉珺坐在榻上,抱著本新的游記在看,邊上的炕幾上擺著幾盤堅果、點心等小食,竹雨還給她煮了一壺牛乳茶。喝著牛乳,吃著小食,看著喜歡的游記,沈玉珺不知道有多愜意,反正外面的流言蜚語傷不到她,當然她也管不住。既然這樣,她又何必跟自己過不去。

    第45章 第 45 章

    “小主,”竹云快步進屋:“錢婉儀身邊的吉祥來了。”
    沈玉珺聞言放下書, 看向竹云, 皺了下眉頭:“她怎么來了, 可是她家小主有什么事兒?”
    “回小主的話,吉祥說錢婉儀想要見您,”竹云有些不樂意了,上次錢婉儀在添禧樓做下的事,現在想想她還有些發寒。那錢婉儀就是個瘋子,誰沾著都不得好。
    沈玉珺認為經過上次添禧樓的那件事情, 她跟錢洛惜之間已經沒有什么好聊的了,就拿起游記準備繼續看:“就說我身子不適, 改天好了再去探望她家小主。”
    “諾。”竹云覺得就應該這樣子的,有些人還是不要理會的好。
    不過沈玉珺不想去,錢洛惜也不是好糊弄的,在吉祥來昭陽宮之前就已經交代過她了。
    沈玉珺原本看游記看得有滋有味的,經了錢洛惜這一出,就有些看不下去了, 索性也就放下不再看了。哪知剛放下書,竹云就又回來了。
    “打發走了?”沈玉珺端著牛乳準備喝。
    “還沒有,”竹云搖搖頭:“吉祥說,她家主子交代了, 要是您不去, 就跟您說‘烙梅香’, 說您會明白的。”
    沈玉珺聽到“烙梅香”這三個字, 端著牛乳的手就一頓,然后也不喝了,就放下杯子:“錢洛惜說的是‘烙梅香’?”
    “是”
    沈玉珺自然知道烙梅香是什么,那是皇后當初賞她的,之后錢洛惜晉位,她又轉送給錢洛惜了。要說之前沈玉珺可能對這香沒有什么在意的,畢竟她自己也不喜歡。但經了添禧樓跟醉心花一事,她現在對香料尤為敏感:“竹雨竹云,你們陪我去趟重華宮。”
    “小主,您不能去啊,”竹云是真的覺得錢婉儀就是個危險人物,見誰咬誰,怎么她家主子竟還送上門去?
    沈玉珺已經下榻了,招來冬梅給她打理下衣飾:“有些事情,避是避不過的,總是要弄清楚的。”其實沈玉珺自己也好奇錢洛惜是怎么一步步的變成今天這個樣子的,既然她已經提到了烙梅香,那她去探一探又何妨?
    乾元殿里,景帝聽著黑衣男子回稟淮南王夫婦的一些走動,就忍不住的笑了:“他終于按捺不住,決定不再等下去了。讓淮南那邊的暗線開始動手吧,另外吩咐葉貴嬪解決掉葉尚玥。”
    “是”說完就沒了人影。
    路公公已經站在一邊等了很久了,這會見暗隱走了,才慢吞吞的從景帝邊上走了出來,到殿中間:“皇上,奴才也有事要回稟。”
    “你說,”景帝連頭都不抬一下,更不要說給個眼神了。

下載地址

河南快赢481